她问:“这是怎么了?还学会闹脾气了?”

    “嗥嗥嗥——”回应她的是多多的低嗥声。

    这声音中夹杂着委屈与孤寂,还有丝丝悲凉。

    不远处的卡西,也听到了多多地嗥声,她盯着多多了一会儿,不太确定道:“它是不是发忄青了?看这个头应该成年了,它们暴躁的时候差不多就情况。”

    “……”

    顾锦闻言,盯着多多的目光十分神奇。

    多多是雄性,这几年她跟小安还真的没给它找过母狼。

    也不知道它还会有发忄青一说。

    她伸手摸了摸多多的头,笑问:“你是不是想要找母狼一起玩耍?”

    “唔唔唔——”

    多多蹭了蹭她,发出委屈巴巴地叫声。

    得!多多这还真的是长大了,想要找母狼耍一耍。

    可多多本身就是一条北极狼,这让她去哪再找一只母狼陪它一起耍?

    顾锦感觉很忧愁,她盯着不同以往地乖巧的多多,轻轻蹩着眉。

    “顾小姐可是为寻找母狼而烦恼?”卡西走了过来。

    顾锦对她耸耸肩:“很明显是这样的。”

    她望着多多,忧愁道:“北极狼非常凶悍,并且对人类抱着极大的恶意,我不确定能为多多寻找到,让它满意的母狼。”

    卡西闻言,笑着开口:“顾小姐,达尔文夫人的老友,雅各布先生养有几条凶悍的狼,虽然不是北极狼,品种却也十分珍贵。”

    “雅各布?”顾锦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突然灵光一闪,她问:“就是夜天堂的前任老板?”

    “是的。”

    卡西继续:“雅各布先生在米国,如果顾小姐有意向,我会亲自通知对方,让他将母狼运送过来。”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顾锦觉得如此遥远的距离,只为了给多多寻找度过发忄青期的母狼,有些太过兴师动众。

    其中将会耗费不少财力,物力。

    而且,她也不能保证多多会满意。

    卡西:“不会,雅各布先生一直对美丽的东方充满了喜爱,他非常乐意前来。”

    “好吧,等小安回来,征询一下他的意见,若是没问题你再安排。”

    卡西点了点头。

    她在这个家生活了段时间,非常喜欢顾锦的行事风格。

    家中的无论大小事务,她总是会征求少爷的意见。

    多多非常通灵性,在顾锦跟卡西交谈时,它已经安分下来。

    “顾小姐,厨房准备了罗宋汤,您要不要来一碗?”

    顾锦摸着多多的头,对卡西莞尔一笑:“给我来一碗,谢谢。”

    ……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顾锦已经洗漱完,换了舒适的居家衣。

    她坐在起居室沙发上,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循环电视剧,偶尔伸手捂住嘴巴,懒懒地打个哈欠。

    在顾锦不知道打了第多少个哈欠时,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卡西,给小安打个电话,问问他怎么还不回来。”

    “好的,顾小姐。”

    卡西来到家庭电话桌前,刚按了几个数字,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

    安明霁打开房门走进来,看到起居室内的卡西跟顾锦,他若无其事地打招呼:“我回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