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乐嘉妮一切工作停了,何尝不是他为了自家妹子出口气。

    但他也庆幸,海哥跟敏敏两人见面,就如同陌生人一般。

    他妹妹太小,跟海哥那个老男人在一起,太吃亏了!

    眼下看来,终究是他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

    过了好半晌,顾敏敏脱离顾家杰的怀抱,她擦干了眼泪,眼中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

    “哥,我想要离开。”

    ……

    顾敏敏走了,她走得悄无声息。

    等顾锦跟安明霁得知消息时,她已经走了好几天。

    对于她的踪迹,顾家杰是绝口不提,只说那丫头主意大了去了,他管都管不住。

    看他脸上的无奈,以及隐藏起来的丝丝怒意,可见顾敏敏的离去对他来说,并不在计划之内。

    顾敏敏的离去,他们一致对外瞒着,裘强海始终不知道。

    ……

    月黑风高,正是做坏事的最佳时间。

    一条陈旧的巷子里中,风不急不缓地吹着,破旧的城墙偶尔跳出几只野猫。

    “喵喵——”

    野猫的叫声,硬生生将这条本就阴沉沉的巷子,更添加了几分恐怖。

    老巷子身后,就是一条灯红酒绿的宽敞街道。

    这时,从宽敞的马路上拐来一道摇晃的身影。

    对方还哼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声音是低沉油腻的男音。

    “真情像梅花开过

    冷冷冰雪不能淹没

    就在最冷枝头绽放

    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

    “喵喵喵——”

    “喵喵喵喵——”

    在男人唱到最激动与兴奋之时,接二连三的野猫刺耳叫声响起。

    男人,也就是乐大海停下唱歌,也停下了脚步,他抬头顺着声音望去,对上破旧墙头上的几双绿油油眼睛。

    “真他娘的晦气!”

    他将手中拎着的啤酒瓶子,朝墙头上站着的几只野猫甩去。

    “啪!”玻璃破碎声响起。

    “喵喵喵!”

    “喵喵喵喵!”

    刺耳地猫叫声,比之前更为激烈。

    野猫们一跃而下,跳到拥挤脏乱的巷子内。

    它们回头,用阴森恐怖绿油油眸子看了一眼醉醺醺的乐大海,之后一哄而散,飞快消失在暗沉的巷子中。

    乐大海骂骂咧咧了几句,继续朝暗沉的巷子中走去。

    没了野猫的打扰,他一展歌喉的兴趣再次涌上心头。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乐大海高歌一曲,那是敞开嗓子吼着。

    全然不知,前面阴暗的巷子中等待他的是什么。

    “唉哟……窝草!”乐大海走着走着,不知道被脚下什么东西绊倒了。

    他整个人都栽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下,让他脸着地,可是把他疼坏了。

    他晃晃悠悠地爬起来,坐在地上,回头摸索着把他绊倒的障碍物,发现是一只装着垃圾的桶。

    登时火冒三丈,谩骂起来:“他娘的!这是那个缺德带冒烟的傻比放的桶!”

    安静的小巷子中,除了风不急不缓地吹着,并没有人能回应他。

    乐大海骂骂咧咧发泄完心中的郁气,摇晃着身体站起来,继续晃晃悠悠地前行。

    就在他走到前面几只大垃圾桶拐外处时,对面拐弯处,缓缓走出来几个人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