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

    顾锦是被急促地敲门声吵醒。

    能让卡西如此焦急,可见必有要是发生。

    顾锦起身打开房门,卡西站在门外歉意道:“顾小姐,打扰您的睡眠十分抱歉,家中有客到访,是您的三徒弟万俟大少,看对方的神情非常着急。”

    听到万俟敬仪来找,顾锦跟卡西一起下楼。

    恰巧碰到从房间走出来的安明霁。

    “出什么事了?”

    少年那双没有眼镜遮掩的桃花眸,泛着几分刚睡醒的朦胧,整个人显得慵懒而华贵。

    “万俟敬仪来了,一起下楼看看?”

    “好。”

    神色慌乱的万俟敬仪就站在楼下等待,甚至都没有坐下,进到三人下来,他见此立即朝他们走来。

    “师傅!小阳出事了!”

    顾锦眉目一皱:“怎么回事?”

    事情要还从昨晚开始说起。

    万俟鹤阳昨晚跟朋友出去,到了深夜才被人送回家,他喝醉了被佣人送回房间睡觉,谁也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

    直到早上佣人起来收拾,听到他房间传出来的声音,打开房门浓郁的血腥味冲鼻而来。

    万俟鹤阳吐得满床都是血,已经神志不清,但还有微弱的呼吸。

    一大早万俟家人都被惊动,万俟敬仪更是第一时间前来找顾锦求救。

    听到万俟鹤阳的遭遇,顾锦脸上没有任何诧异,好似早有所预料。

    甚至在听到他出事时,她第一时间去看站在身边的安明霁。

    “师傅,你救救小阳吧!”

    万俟敬仪跪在顾锦的面前,他现在已经是无能为力。

    回想到早晨在小弟屋内看到的场景,至今浑身发冷。

    一个人身上能有多少血,小弟吐得满床都是血,若是再发现晚一点,他是不是就没了。

    骨子里透出的冷意,让他再无平日里的成熟稳重。

    顾锦将三徒弟从地上扶起来:“抓紧时间救人要紧。”

    “小安,你跟我一起去。”

    “好!”

    ……

    万俟家族。

    “大少爷回来没?”

    管家询问从门外跑回来的佣人。

    “还没。”

    “再去看看!”

    “回来了!大少回来了!”

    从不远处传来响亮地声音。

    管家闻言,冲声音来源之地看去。

    只见一佣人快步跑来:“大少爷回来了!”

    得到确切消息,管家转身一路小跑回屋。

    “老祖宗,老爷,大少爷回来了!”

    万俟仙姑,万俟家主,万俟六少等人得到消息,纷纷来到门口迎接。

    几辆黑色私家车停在院子中,万俟敬仪率先下车。

    他对站在门外的老祖宗,父亲等人点了点头,随即快步走向车后座门前,亲自将车门打开。

    “师傅,到了。”

    顾锦跟安明霁两人连衣服都没有换,身穿居家就来了万俟家。

    两人下车后,直奔万俟仙姑,万俟家主等人面前。

    “顾小姐,小阳快不行了,您去看看他吧!”

    万俟家主红了双眼,殷切地盯着顾锦,把最后的希望压在她身上。

    顾锦对他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

    一行人匆忙上楼。

    室内。

    万俟鹤阳躺在血红的床上,已经陷入了昏迷,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就如同个死人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