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来,时间流逝飞快。

    半年后。

    边线。

    炎热的夏季,茂密树林中隐藏着偌大的寨子。

    一场紧张的厮杀,即将在这里展开。

    偌大的寨子内,所有人都身带武器,这些人警惕地凝视着竹屋那边的情况。

    在竹屋内,竹制的长桌前,两方人在对峙着。

    “彭先生,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钱都在这里,可我的货呢?”

    最先开口的是穿着中山服的男人,对方大约三十多岁,眉眼中闪过锐利的杀意。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就是这偌大寨子的主人,彭先生。

    对方身后站着两男一女,他们浑身都释放着面对贾老板的警惕。

    穿着衣料稀少,脸上有一道长长伤疤的女孩,在看到对面的贾老板时,眉眼中闪过只有她自己清楚的深意。

    彭先生是个个子矮小,容貌说不上丑陋,却也不太好看的男人。

    他笑眯眯开口:“贾老板,跟我做生意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做生意最讲究诚信二字。”

    贾老板闻言,眉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那彭先生现在的所做所为,是在暗指我不是让你诚心对待的伙伴?”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贾先生的背景太深,我至今都没有查清楚,你的身份背景好像被什么人隐藏,或者保护起来,实在让我不太放心啊。”

    彭先生这话刚出口,他身后的两男一女,立即将手中的武器直指贾老板。

    贾老板带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他的人也将武器对准彭先生。

    作为当事人,贾老板与彭先生却各自面带笑意,双目在长桌的虚空对峙。

    “若是彭先生不想要做这笔生意,又何必大老远折腾我这一趟!你耍我!可想过有什么下场?”贾先生眉眼中展露出疯狂凶狠的杀意。

    彭先生像是被取悦了,他眯起一双小眼:“贾老板,咱们都常年在河边走,总是要谨慎些好。”

    “啪!”。贾老板大力拍向桌子,猛地站起来,他冷哼一声,“哼!早知道彭先生如此胆小,我也就不必白折腾这一场!”

    “我们走!”他招呼身后的众人离开。

    “慢着!”彭先生开口。

    贾老板刚迈出两步,他停下转身面对彭先生,冷笑道:“怎么,彭老板还想要留下我用饭不成?”

    彭先生站起来,一脸笑眯眯地朝他走去:“做生意不能着急,贾老板气性太大,我也没说这笔生意不做。”

    他对身后招了招手:“桑丹,带人去把货搬来。”

    “是,父亲!”

    名叫桑丹,穿着稀少的女孩,一个翻身跳出竹屋,带着下面的兄弟们去搬货,对方的一举一动都透着飒意,还有一丝丝野性。

    尽管她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可离去的背影身材当真是曼妙而诱人。

    贾老板眯起双眼,盯着桑丹离去的背影一个劲地瞧着。

    彭先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眼中流露出了然:“贾老板对我这干女儿有兴趣?”

    后者摸着下巴,眼中颜色逐渐变色,是男人都明白的谷欠望。

    他嘿嘿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开口说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