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没有将这份感情,大胆的对深爱之人说出来。

    哪怕得不到海哥的回应,那又如何,她只想要对方清清楚楚的知道,不管对方信与不信。

    她只想要将深爱海哥的一颗心,捧到他的面前。

    被倒塌的高台废墟淹没之时,顾敏敏心底对老爸老妈,还有哥哥说了一句对不起。

    她缓缓闭上双眼,唇角勾起一抹笑容,就如同她初见裘强海时般羞涩而纯真。

    真可惜,再也见不到那般矜贵,世家风范温文尔雅的男子。

    她最爱的人啊,再见。

    ……

    京城。

    暑假到了。

    这天是安明霁的生日。

    顾锦,顾家杰,裘强海,余硕,姜汉义,万俟敬仪,万俟鹤阳,万俟一海等人,纷纷为他庆祝生日。

    众人在夜天堂吃了饭,又上楼开了最大的包房K歌。

    之后又来了安明霁的一些同学,还有跟顾锦等人相熟的人到来。

    今年安明霁的生日,演变成一场人际交流聚会。

    这半年多来,发生了许多事。

    但再多的事,在顾锦看来,都没有安明霁重要。

    前些日子,安凤从意国打来电话,说她身体要撑不住了,让安明霁考虑去意国接手达尔文家族。

    这件事安明霁没有瞒着她。

    两人约定好,生日过完后,一起去意国看望安凤。

    至于接手达尔文家族的事宜,安明霁还没有拿定主意,只等去意国见到安凤再考虑。

    从始至终,安明霁都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他不想要跟顾锦分开,哪怕是一个月,一星期,一天都不想要分开。

    若是不分开,他们两人之间,势必有一个人要做出退让。

    比如安明霁放弃继承达尔文家族,一直陪着顾锦在京城,按照他们在安凤没出现前的部署走下去。

    或者是顾锦退一步,她跟随安明霁去意国,陪他在意国接手达尔文家族。

    顾锦最近就是在苦恼这个问题。

    开学后,她就高二了。

    前世这个时候,她被亲生父母嫁入刘家。

    接下来,历经了长达二十多年的苦难生活,也没有寿终正寝。

    今生一切都不一样了。

    可她面临着与前世一样的转折点,只是这一次她有了选择。

    休学,离开,跟安明霁去意国,陪他接手达尔文家族。

    或者,留下,继续完成她的学业。

    “想什么呢?”

    身穿传来低沉磁性地嗓音。

    顾锦回头,对上裘强海略带笑意的眸子。

    包厢太过吵闹,顾锦才来到外面的休息厅吧台。

    她也就刚坐一会儿,裘强海就来了,对方十有八九就是来找她的。

    裘强海坐在顾锦身边,对吧台内的服务生要了杯水。

    今天他喝了不少酒,任何酒他都不打算再碰了,还想留点清醒的理智,打探他想要的答案。

    “先生,您的水。”服务生把水送到他面前。

    裘强海对服务生微微颔首,转头去看顾锦,还在等她的回答。

    顾锦无奈一笑:“我在想接下来的暑假安排。”

    “怎么,想要出去玩?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地方?”

    “如果是去玩就好了。”

    顾锦端起她面前的果汁,送到口中喝了一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