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脸上皆是无奈与犹豫。

    裘强海察觉她应该是遇到了困扰问题,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水杯中的水喝了一半,他看顾锦的脸色有些欲言又止。

    顾锦怎么会发觉不到他有话要说,她单手撑着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海哥,你出来找我有事?”

    “嗯。”裘强海大方地承认。

    他的手摸着水杯边沿,盯着顾锦的双眼,直接问道:“你知道敏敏去哪了吗?这都多久了,为什么她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知道。”

    顾锦是真的不知道。

    自从去年顾敏敏离开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丫头。

    问堂哥顾家杰,对方也摇头说不知道。

    裘强海脸色肃穆不少,他皱着眉,声音压低了调:“那丫头过年不回来,安少生日她也没出现,这么久你们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放弃学业离开京城,或者说是在躲着什么人,也不知道她在哪,这要从哪担心呢?”顾锦双眼戏谑地打量着裘强海。

    顾敏敏走的时候,只有她,堂哥,小安知道。

    他们瞒了一个月后,裘强海终于忍不住找上他们。

    告知对方顾敏敏离开后,对方暗地里也查找过顾敏敏,却一无所获。

    接下来,顾敏敏消失长达半年多。

    眼下,裘强海终于忍不住,或者说他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不管什么原因,敏敏那么小,你们怎么放心她独自一个人在外面!”

    裘强海听出顾锦的打趣,也知道他现在的态度无疑承认,他还对敏敏抱着一些心思。

    可眼下,他顾及不了这些。

    他只想要知道顾敏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是否平安。

    顾锦眼中的笑意散去,她低低叹了一声:“海哥,那你知道敏敏为什么要离开吗?”

    “我怎么知道。”

    裘强海话刚说完,就在顾锦的注视下,又转了话音:“难道跟我有关?”

    虽是疑问却带着几分诧异,分明是怀疑地口吻。

    想到自家崽儿告知她的消息,顾锦唇角微挑:“去年顾敏敏在学校见到一个人,之后她就从学校走了,当天离开了京城。”

    “谁?!”裘强海心底有了不好的预感。

    “海哥想知道,不如去查查看。”

    顾锦端起桌上的果汁站起身,抬脚回房间。

    刚走出一步,她又回头:“海哥,不是不告诉你敏敏在哪,而是我们也不知道,堂哥可能知道她干什么去了,但不知道她具体在哪,这半年多来,他担心敏敏不比你少。”

    在顾锦走后,裘强海坐在吧台前沉默了许久。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掏出手机,派人去查探顾敏敏半年前,在学校都见过哪些人。

    他直觉敏敏离去,跟十之八九跟他有关系。

    夜深了。

    包厢的众人都累了。

    就在准备散场的时候,顾家杰的手机响起。

    彼时,他正按着安明霁的肩膀,说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了,日后要做个有担当的人。

    他喝的有点多,啰里啰嗦一大堆,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

    手机铃声响起时,他掏出来看都不看一眼,就接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