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裘强海相比,他的悲痛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男人不管是无声,还是出声哭泣,房间内的众人都被他们的悲痛所感染。

    “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

    这就像是一个催命符,也像是一个信号。

    房间众人纷纷望向房门。

    裘强海,顾家杰也死死地盯着房门。

    顾锦扶着安明霁的胳膊,身体轻轻倚在对方的身上,她此刻没有勇气去开门。

    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伤心,敏敏那丫头真的很乖,很懂事,怎么会就这么走了呢,这让人怎么去接受。

    谁也不去开门,直到万俟敬仪站出来。

    他抬脚走向房门,将门缓缓打开。

    门外,站着两个穿着墨绿色制服的男人,为首的人快速敬了个礼:“同志你好。”

    此人正是在边线,与顾敏敏接头的人,洪飞。

    在他身后的人,手中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万俟敬仪看到那木盒,深邃的眸中都闪过一抹沉重。

    再看门外两人的肩上,知他们的身份都不低,他知道这是属于是特殊部分。

    “进来吧。”

    万俟敬仪让开身体,让两人走进房间。

    洪飞在房间扫视一圈,对上几双通红的双眼,其中以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最为悲痛与明显。

    在来之前,洪飞是看过顾敏敏的档案资料的,他一眼就认出了顾家杰,知道对方就是顾敏敏的哥哥。

    他转身,从身后的战友手中接过木盒,抬脚走向顾家杰。

    “您好,顾敏敏同志在行动中牺牲,她是为了保护众多同志而牺牲的,这是她的骨灰,领导授予她最高荣誉——”

    顾家杰从他们出现,在看到骨灰盒时,耳朵就发鸣,感觉到了天翻地覆。

    他不想要听洪飞的那些话,他双目通红,死死地盯着洪飞怀中的骨灰盒。

    “把她,给、我!”

    一句话,分了两次才说完。

    其中的悲痛与哽咽,听了都让人难过。

    洪飞的话停止,轻轻抿起唇,抱着骨灰盒上前一步,双手恭敬地将它交到顾家杰手中。

    “我很遗憾,在与顾敏敏同志并肩作战时,没有保护好她。”

    当时,若是能早一点拉住红鹰,这个十九岁的姑娘就不会牺牲。

    一个十九岁,还不曾正式入编的姑娘,以一己之力减免了他们数百人的伤亡。

    这是他们由衷佩服的,也是他们的遗憾。

    洪飞的话,顾家杰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顾敏敏的骨灰入怀的那一刻,他紧紧抱着它,口中发出低哑而痛苦的嘶吼:“啊啊啊啊——”

    他悲戚吼着,眼泪顺着脸庞滑落,如水一般无法克制。

    “敏敏!我的敏敏!!”

    顾家杰双眼呆滞,无神,被悲恸所溢满。

    他瘫倒在沙发上蜷缩着身体,紧紧抱着顾敏敏的骨灰盒,想要把她保护起来,再也不会受任何伤害。

    这一幕,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眼。

    只除了裘强海一人。

    看到顾敏敏骨灰盒的那一瞬间,他的眼泪停了。

    除了微红的双眸,他脸上一片平静,似是没有什么异样。

    他缓缓站起来,迈着僵硬的脚步,机械般地朝顾家杰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