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舅!”

    余硕发觉小舅舅的状态不对,伸手去拉他的胳膊。

    裘强海将其大力甩开,像入了魔一般朝顾家杰走去。

    或者说,他是在朝顾敏敏的骨灰盒而去,脚步踉跄几欲站不稳。

    从始至终,他的双眼都不曾离开过骨灰盒。

    裘强海来到顾家杰身边,看到被他护在身下,露出一角的骨灰盒。

    他脸色苍白,双膝跪在地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听声音都能想象到他的疼痛。

    裘强海没有上前去抢夺顾敏敏的骨灰盒,而是跪在顾家杰的面前,伸出颤抖的手,去摸骨灰盒露出的那一角。

    他动作小心翼翼,嗓音温柔而深情:“敏敏?”

    没有人回应他。

    裘强海的手颤抖得不成样子,他哽咽地问:“敏敏,你疼不疼啊?”

    心爱的女孩,在花一般的年纪就不在了,这何其残忍,让他如何去接受。

    对方这神经性的一幕,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眼。

    顾锦更是捂住嘴,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

    安明霁的衣服沾染了她的泪水,他将人拥入怀中轻抚她的后背,无声安慰着她。

    “敏敏,好姑娘,你怎么不说话,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再叫一声海哥,你喊我一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裘强海抚摸着骨灰盒的一角,温柔地喃喃自语,就像顾敏敏站在他眼前。

    余硕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如此失态的小舅舅。

    他红着双眼,将头扭到一旁,抬手狠狠抹了一把脸。

    那只擦过脸的手落下时,手背上沾染了水迹。

    突然,裘强海站了起来。

    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双手也朝那个方向伸去:“敏敏!”

    裘强海看到了顾敏敏!

    眼前少女的羞涩笑容映入他眼中,让他唇角不自觉地弯起,他那双通红的双眸中,闪过惊喜交加的光芒。

    然而,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却只看到向来过来成熟儒雅的男人,对着一片虚无伸出双臂。

    明明他面前什么都没有,可他的神情与动作,就像是看到了心爱的姑娘,脸上神情激动不已。

    洪飞与战友看到这一幕,也不自禁红了双眸。

    余硕抬脚朝小舅舅走去,他伸手把对方的双手拉下来,“小舅舅,她不在这里,顾敏敏不在了。”

    裘强海回头,神情呆滞:“你说什么?”

    “顾敏敏死了,她已经不在了!”

    即使不想看到小舅舅如此悲恸,可余硕更不忍心看他自欺欺人。

    这话一出,裘强海双眸再次溢满了泪水。

    “啊啊啊!!!”

    他终于哭出声音,哭得那样伤心,悲恸与绝望,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从眼中溢出来。

    仔细去看他的双眼,眸中的一些东西被打碎,永远消失,再也回不来。

    裘强海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地上栽去。

    “小舅舅!”余硕惊慌失措地声音响起。

    顾家杰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反应,他还蜷缩在沙发上,紧紧拥着顾敏敏的骨灰盒。

    他的泪水已经停止,高大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紧绷着,满身凄凉,悲痛,绝望,孤寂。

    顾锦不忍心再看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