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的车辆,门卫再熟悉不过,毕竟他每天都看到此车出入小区。

    门卫抬起栏杆,为首的车辆车窗落下,司机对他说后面的车都是一起的。

    所有车辆都被门卫放进小区。

    车停到A区楼下。

    车门被打开,安明霁抱着顾锦下车。

    余硕,姜汉义也搀着裘强海下车,还有后面的万俟家族三兄弟,抬着顾家杰下车。

    一行人来到六楼,敲响了房门。

    卡西开门,看到门外的众多人,她神情微楞一瞬,随即快速让开身体。

    安明霁踏入房门,抱着怀中的人直奔楼上。

    他将顾锦送回房间,放到床上,亲自为她脱去鞋子,盖上薄被。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并没有立即离开。

    而是坐在床边,深深地望着顾锦好看的容颜。

    他决定,不管阿锦会不会陪着他,他都要前往意国。

    哪怕是想念阿锦时,他来回多飞几趟,也要接手达尔文家族,将偌大的地下王国掌控手中。

    他要为阿锦打造一个属于她的王国,让她肆无忌惮的挥霍人生,只做他的女王。

    待他归来时,谁也无法阻挡他得到阿锦。

    他要将所拥有的一切,全部捧到她面前。

    给他的阿锦,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安明霁低头,唇轻轻印在顾锦的脸颊,一触即离。

    “阿锦姐姐,你是我的。”

    少年声音坚定,有着对顾锦的强烈执着。

    偷了个香,安明霁心满意足地起身。

    他把室内的温度调到适中,关灯离开房间,下楼。

    楼下。

    卡西为客人们准备好了各自需要的茶水,咖啡,饮品。

    看到少爷从楼上走来,她快步迎上去:“少爷。”

    安明霁单手插在裤兜,站在楼梯上,对她淡淡开口:“卡西,一楼收拾两间客房出来。”

    “是,少爷。”卡西弯身离开。

    起居室。

    顾家杰,裘强海一个昏迷,一个被点了睡穴,两人都瘫在沙发上。

    卡西把房间都收拾好后,裘强海,顾家杰被送到了客房休息。

    万俟家三兄弟,万俟敬仪,万俟鹤阳,万俟一海离开。

    自从半年前,万俟鹤阳拜安明霁为师后,为了方便安明霁每天为他输送玄天诀修补阳气,万俟四少也搬进了左岸水榭。

    兄弟三人今晚都留宿在左岸水榭,让安明霁有事给他们打电话。

    余硕,姜汉义则留了下来,他们各自照顾着裘强海,顾家杰。

    众人纷纷散去后,安明霁坐在起居室内,一个人陷入了沉思。

    这一刻,他退去了外资的稚气,整个人深沉成熟不少。

    卡西也不曾打扰他,默默给他煮了一杯咖啡,放到桌上就退离这偌大空间。

    凌晨三点左右,一楼客厅内传来了响动。

    “敏敏——”悲痛欲绝地嘶吼声响起。

    是顾家杰的声音,绝望而凄惨。

    过了没多久,海哥那边也传来了动静。

    没有悲痛欲绝地哭泣声,传出来的是打砸声。

    担心楼上的阿锦被惊醒,安明霁端起桌上冷掉的咖啡,喝了一大口,起身上了楼。

    站在顾锦卧室门前,他发现门缝透出亮光。

    他离去的时候,明明是关了灯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