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垂眸,望着两人紧紧相握的手,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

    她没想到在这时候,小安会提出离开。

    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反问:“你什么时候走?”

    “处理完敏姐的身后事,在这个月底吧,要是你无聊可以跟我一起去,等开学后再回来。”安明霁带着期待开口。

    顾锦摇头:“哪有时间啊,敏敏出了这样的事,世九娱乐公司堂哥肯定顾不上了,我要留下来守着,还有夜天堂,九澜堂,国色天香,姜氏集团月底也要召开股东大会,准备往国外发展——”

    说到这些事,不止顾锦感觉头痛,就连安明霁闻言,眉头也紧紧皱起。

    他抿紧了唇,握着顾锦的手不松开。

    生怕松开对方的手,阿锦就会离他而去。

    安明霁又问了一遍:“阿锦,你等我回来好不好?”

    期待中夹杂着不舍,还有他心底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紧张。

    “好,我等你回来。”

    顾锦笑着答应。

    虽然面上是笑着的,可她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强。

    面对她如此失落神情,安明霁多想不顾一切地丢下所有,永远陪在她身边不分离。

    他死死咬住牙关,告诫自己不能感情用事。

    为了两人以后的长远打算,短暂的分别是必须的。

    他们站在落地窗前,紧紧相依相偎。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亲密,谁也不舍得主动分离。

    分别就在眼前,虽然谁也没有明说,可他们舍不得彼此。

    ……

    楼下。

    裘强海醒来时,看到守在身边的余硕,眼中露出些许迷茫。

    紧接着,昏迷之前的记忆全部归回脑海。

    敏敏走了,参与了什么行动,为了救他人而牺牲,有人送来她的骨灰。

    “小舅舅,你醒来?”

    余硕一直没有睡,他担心小舅舅会中途醒来。

    看到对方睁开双眼,他端着一杯水走到床边。

    “你先喝杯水,天还没亮,可以再睡一会。”

    裘强海抬眸,眼底泛着浓郁的悲伤,他声音颤抖:“敏敏呢?”

    余硕半张的唇,缓缓合上,他紧紧抿着唇。

    裘强海从床上坐起身,伸手捏着余硕的手腕,摇晃他的身体:“敏敏是不是回来了?她在哪?”

    他神态疯狂而神经质,再没有往日的半分风度。

    小舅舅如此狼狈的模样,余硕忍不住流下泪来:“小舅舅你不要这样,敏敏已经不在了,她不在了啊。”

    “不可能!”

    裘强海松开手,下地,抬脚踹开床边的座椅。

    之后,他入目之物全被打砸。

    隔壁客房内,传来顾家杰撕心裂肺地哭喊声,裘强海听到了,他也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脸上的疯狂依然存在,可双眼神色却逐渐恢复了理智的清醒。

    过了许久,裘强海缓缓抬头:“小硕,给你爸打电话,现在就打!”

    余硕闻言不敢耽误片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

    “小硕,这早打电话有事?”余清李很快接通了电话,他声音听着十分清醒,没有这个时间的困倦。

    余硕猜他可能一晚都没有休息,或者是早早起来处理公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