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点头后,安明霁起身离开房间。

    走出房间,刚关上房门,他立即接通了艾伦的电话。

    对方的声音从手机传来:“少爷,都查清楚了。”

    “从头到尾,我要一字不漏的知道事情经过。”

    “是!”

    艾伦那边传来纸张翻阅地声音。

    安明霁抬脚朝起居室走去,路过餐厅时,碰到从里面走出来的卡西。

    对方微微弯身,询问:“少爷,您跟顾小姐早餐有什么想要吃的吗?”

    “阿锦今天胃口可能不太好,做清淡点就好。”

    “好的。”卡西应下,转身进了餐厅。

    “辛苦了。”安明霁对她的背影温声开口。

    话说完,他继续朝前行走,没看到卡西回头对他露出的笑容。

    艾伦的声音,再次从手机声筒传来。

    “少爷,顾敏敏去年在部队历练过,里面有她的备档,因为需要寻找几名素人,前往南偭做潜伏任务,她就被选上了,选中的人需要签保密协议,生死状,遗书等,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顾敏敏当时处于考虑中,根据她当时的情况是偏向拒绝的。直到她在学校遇到乐嘉妮后,误认为对方怀了裘强海的孩子,之后就离开了学校,当天就秘密带离京城。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她被人安排了新身份,游走在南偭危险地带,几经生死,直到前些日子收尾时牺牲,根据我们的人调查,当时的情形极其凶险,她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

    安明霁得知顾敏敏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眉宇间微皱。

    他声音低沉询问:“顾敏敏是怎么死的,她在死前经历过什么?那些与她接触过的人,可有查清楚?”

    “都查得清清楚楚,当初她是被安排在尼哈家族,为了跟南偭最大的危险分子彭先生接触,这半年来,彭先生对她可谓是物尽其用。

    即使这一次的行动来势汹汹,彭先生还有残余势力留存,就在大本营周围的茂密树林中躲藏着。

    还有几个势力,曾对顾敏敏出手伤过她,其中最凶险的一次,是尼哈家族的拥护者,倾尽全力暗杀她,当时她疏忽大意,差一点丧命——”

    等艾伦话说完,安明霁久久没出声。

    说实话,他内心是佩服顾敏敏的。

    曾将老实巴交,胆小害羞,柔软的女孩,竟然会选择这么一条路。

    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听对方牺牲的场景,他都能想到她是抱着,怎样无私奉献的精神冲上去的。

    他被阿锦收养了这么多年,也是顾家的一份子。

    自家人被如此欺辱,甚至丢了性命,他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任由那些人逍遥自在。

    安明霁站在起居室展示柜前,抬手摸着架子上,一把达尔文家族今年新出的武器。

    他的手顺着钢管划动,来到漆黑的枪,口前。

    低沉而悦耳地声音,随之响起:“艾伦,你带人前往南偭走一趟,我要你口中那些欺负过敏姐的人,统统下去陪她。”

    艾伦问:“少爷,我们是低调行事,还是——”

    安明霁声音淡淡道:“以达尔文家族的名义来处理这件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