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则远远就看到了裘强海,余硕,姜汉义三人。

    他也认识这三人,跟在少爷身边,见过他们多次。

    艾伦回头对众人说:“在这等着,我们一会儿继续下一场狩猎游戏。”

    “头,你快去快回啊,我们还没过瘾呢。”

    “真特么的晦气,老子就开了一次火!”

    “别说了,我手里的家伙,今个就没派上用场——”

    在兄弟们的抱怨中,艾伦扛着手中的武器,一步一步朝远处人群走去。

    当地人看到他手持家伙走来,自然是警惕起来,甚至拿出他们落后多年的家伙。

    余硕扫向他们手中的老古董,声音淡淡道:“不用紧张,是认识的人。”

    这话,成功让当地人放松许多,却依然不敢小觑朝他们走来的人。

    艾伦走到裘强海,余硕,姜汉义面前,他一头金发极其耀眼。

    他对三人行了个贵族礼仪:“见过裘先生,余先生,姜先生。”

    这话是用华语说的,说得生疏而僵硬。

    姜汉义对他礼貌点头,问:“刚才的枪声是你们?”

    “是的,我们奉少爷之命,将那些曾欺过敏敏小姐的人全部送下去陪她。”

    “原来如此。”余硕脸上没有太大的震撼,有的只是了然。

    他们作为顾锦,安明霁身边的亲近之人,自然是知道达尔文家族跟安明霁的关系。

    艾伦继续道:“接下来,我们要将这里夷为平地,不知道可否行个方便?”

    “当然可以!”这话是裘强海说出口。

    安明霁做了他想要做的,他自然不会拖后腿。

    在众人退散后,艾伦转身朝手下走去。

    众人纷纷登上了价值不菲的飞机。

    飞机的螺旋桨发出轰隆轰隆地声响,飞机起飞,越飞越高。

    一架飞机停在成为一片废墟的寨子虚空中,另一架悬浮在不远处。

    “头,锁定位置!”

    艾伦所乘坐的飞机内,对讲机里传来手下地汇报。

    他扫向不远处寨子虚空中的飞机,又探头看向地面,唇角勾起一抹邪笑:“发射!”

    “嘭嘭嘭!!!”

    “嘭嘭嘭嘭!!!!”

    震耳欲聋地声音响起。

    本就是废墟的寨子,迅速尘土飞扬,地面被砸出偌大的深坑。

    若说之前的寨子,整理整理还是可以继续“废物利用”的样子。

    而眼下,它是彻彻底底毁了。

    轰炸声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才停下。

    已经开车远离此地几百米的裘强海等人,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地面的颤动。

    余硕坐在摇晃的车内,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这,这也太大手笔了,看不出安少平日挺温文尔雅的一人,竟然如此凶残。”

    坐在一旁的姜汉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温文尔雅,你确定?”

    这几年的相处,他们太清楚安明霁骨子里的凶残,尤其是面对顾锦的围护。

    余硕抿了抿唇:“我说的是外表,外表。”

    安明霁的外表,是挺具有欺骗性的。

    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他骨子里的凶残,阴暗,以及在顾锦面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行事作风。

    姜汉义懒得跟他争这个,在地面渐渐停止颤动后,他打开车门下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