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中的球棒还搭在肩上,那双漂亮的眸子就这么盯着别墅大门,享受里面的传来让人愉悦的声响听觉。

    过了一会儿,里面才渐渐安静下来,天骄特卫的队长走出来。

    对方站在顾锦面前,恭敬道:“小姐,人都制服了。”

    顾锦缓缓垂眸,看了一眼脚踩的细高跟鞋,一身黑色职业套裙。

    这身衣服不算宽松,但也足够她施展。

    今天在公司开会,她特意穿的这套还算端庄的裙子,来的时候竟然忘记了换。

    她眉眼中闪过丝丝苦恼,转眼消失不见:“找到莫琳了吗?”

    “找到了,在楼上房间,她……她的情况不太好。”

    怎么个不好法,顾锦没问。

    总归那几个可能,只要人活着就好。

    她伸手拍了拍裙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的一点灰尘,拎着手中的球棒朝别墅内走去。

    顾锦站在别墅大厅内,里面的情景被她尽收眼底。

    青门的众人都被天龙特卫镇压,死死地按在地上毫无反抗力。

    她缓缓勾起唇,声音有着的少女的纯真:“不知道在场的众位,哪位是龙哥?”

    “你是谁,找我们龙哥干什么,莫非是寂寞了不成?”

    其中一个光头男出声,言语之间的黏腻让人恶心。

    顾锦本就漂亮的一张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双眸都弯起月牙的弧度。

    她这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让在场的青门众人都看傻了眼,他们就像是被勾了魂,一个个盯着顾锦双目呆滞,其中更是有几个胆大的,盯着她的目光露出赤果的颜色。

    在众人的视线中,顾锦抬脚朝光头男走去。

    她本就甜美的容颜泛着温和光芒,给人的印象是无害的。

    光头男还不知道死期将至,他双眼痴迷地盯着顾锦,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小妞,我虽然没有龙哥大,但在青门说话也挺有威信的,只要你跟了我,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嘭!”

    压制光头男的特卫,一脚将人踹趴在地上。

    “特娘的!不想要活了——”光头男怒了,想要爬起来,后背却被一只大脚踩住。

    “老实点!”

    压制他的特卫脚上用力是十成十。

    谁不知道他们老大是出了名的女儿控。

    若是被老大知道他们没护好小姐,让人如此欺辱她,回去还不被扒一层皮。

    “哎呦!疼死了!快松开,疼死老子了!”光头男口中发出哀嚎声。

    顾锦走近,对压制他的特卫摆了摆手。

    后者利落地将脚收起来。

    光头男被松开了压制,大口地喘气,但这胸膛还是传来一阵阵痛感。

    “嘭!”

    还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来,眼前嘭地一声响。

    他抬眼去看,只见一木质球棒,立在他的面前。

    “敢不敢重复一遍你刚才说的话?”

    顾锦好听夹杂着笑意地声音响起。

    尽管她态度友好,满身也没有杀伤力。

    可光头男凭借在道上多年的摸打滚爬,察觉到了危机。

    他选哪个是被一种无形气场死死压制

    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兄弟们,众人都在观望着他这边,他想要装孙子都不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