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男咬了咬牙。

    他抬头目光不屑而赤躶地盯着顾锦,嘴角弯起邪气的笑容。

    “老子有什么不敢说的,你上门找上龙哥不就是因为寂寞,现在龙哥不在,在场的兄弟们这么多,你可以随便选一个,当然也可以跟了我,老子绝对让你上天——”

    “嘭!”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嘭地一声巨响,在安静的大厅内响起。

    光头男的头与顾锦手中的球棒,来了一个亲密零距离接触。

    对方的身体在众人眼中,缓缓倒在地上。

    那双眼睛死死瞪着,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眸中瞳孔被极致的疼痛影响,而在逐渐地失去聚光。

    顾锦扫了一眼球棒的鲜红颜色,唇角勾起一抹轻蔑弧度。

    她抬脚上前走了一步,来到光头男所倒在的位置。

    手中的球棒推了推对方的头:“你说龙哥不在这里,那他现在在哪?”

    光头男虽然双眼睁着,可他什么也听不到,也没有清晰的意识,整个人就跟傻了一般。

    对方散漫的瞳孔被顾锦尽收眼底,她嫌弃地撇了撇嘴,转身扫向周围。

    扫视被压制的青门众成员,她声音冷冷道:“龙哥在哪?”

    在场的众人虽然被刚才一幕所震慑,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出声。

    没想到还是一群硬骨头,顾锦脸上显现出嘲讽的神情。

    怕不是这些人不敢说,而是龙哥并没有离开这栋别墅,这些人怕真出声被龙哥知道,就算今日逃过一劫,日后龙哥也不会放过他们。

    顾锦抬脚朝最近的一名特卫走去,她站在被对方压制的青门成员面前。

    手中沾染鲜红颜色的球棒,再次缓缓举起。

    “不,不要,不要!”

    那人没想到厄运降临,第一反应是开口求饶。

    顾锦手中的木质球棒高高举起,再快速落下,朝他袭来。

    “不要啊!我说,我说!”

    可惜,晚了!

    顾锦像是刚才解决光头男一样,将此人一棒子闷在当场。

    对方想说,可她不想要听了。

    淡淡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头受到重创的男人,顾锦缓步朝下一个人走去。

    这一次她也不问,直接开始上手。

    一根球棒,成为她手中的利器。

    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下一个人也被爆了头。

    直到,她走向第三个人。

    对方当场吓得尿裤子。

    “我说,我说!龙哥就在楼上!”

    这一次,顾锦没有再动手。

    她赞赏地看了一眼此人,不过对方身上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

    顾锦退后几步,对天骄特卫的对上抬了抬下巴:“带人上楼搜!”

    “是!”

    队长当场点了几个人,带他们上了楼。

    然而,一行人刚上了几个台阶,楼上龙哥出现了。

    他并不是一个人出现的,手中还劫持者满身狼狈的莫琳。

    他手中的枪,顶在莫琳的头上,大有来个鱼死网破的架势。

    莫琳鼻青脸肿,一张脸已经不能看,再无从前光鲜亮丽的一面,她身上裹着一条床单。

    对方在看到顾锦时,双眸中露出希望之光。

    龙哥高高俯视楼下的众人,最终将视线放到被人拥护的顾锦身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