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脸上挂着气急败坏的怒意:“为了一个女人,就值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

    一听对方这话,顾锦就知道龙哥猜到他们的身份。

    她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顾锦手中的球棒随意扔到地上,抬手在虚空中打了个响指。

    立马有人搬来一张座椅,放到了她的身后。

    顾锦非常优雅,且淑女地坐在座椅上,双手交叠放到腿上,典型的大家闺秀端庄女子。

    若不是众人之前看到她凶残的一面,还真以为她如外表一样无害。

    顾锦抬头,对站在楼上挟持莫琳的龙哥,露出一抹从容且的笑。

    她嗓音低沉平淡:“看来你是知道我们的身份了,你劫持了我公司的艺人,还让我不该如此大动干戈,这是哪来的道理?

    在港市你们作威作福惯了了,真当我们世九娱乐公司,是你们平时随意玩弄的那些娱乐公司?!今个就教教你们规矩二字怎么写。”

    说到最后,顾锦的声调逐渐阴冷,听着都叫人不寒而栗。

    随即她话音柔和起来:“大动干戈倒是不至于,灭了一个门派的人力,物力,财力,对于我们世九娱乐公司来说,都不过是九牛一毛。”

    龙哥瞪圆了双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

    他笑得嘲讽而夸张,根本不把顾锦的一番话当回事,只认为她是在夸大其词。

    好半天,龙哥地笑声平静下来:“你这女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灭了我青门?这里是港市!你以为我青门上千人是吃干饭的?!

    就在刚刚,我已经打电话通知手下,他们很快就会带着兄弟们来,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

    顾锦神色淡淡,丝毫不被他这番话影响,周围的天龙特卫也是如此,众人神色平静。

    这看在龙哥眼中,心底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尤其是看到楼下众人手中的精锐装备,是他都没见过的家伙。

    回想到之前给手下打电话,手下说很快就带人赶过来,他那么多的兄弟不可能出事的!

    可楼下众人脸色平静,十分镇定的模样,看得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在龙哥脸色渐渐绷不住的时候,顾锦淡淡开口:“若是你说的是,你大本营渠沙街的那些兄弟,大可不必等了,他们现在自顾不暇。”

    “你做了什么?!”

    龙哥瞳孔微缩,心底的不安扩大。

    顾锦神色淡淡地伸出左手,仔细打量着如玉的手,尤其是食指上的玉戒。

    这枚戒指她戴了好多年,一直都摘不下来,玉戒就像是牢牢锁在她手指上。

    她漫不经心地回答龙哥的问题:“也没做什么,就是找了胜和会的南爷,让他帮我把那条街清理出来,我想要买下那条街改成美食街。”

    “……”龙哥瞪大了双眼。

    “……”青门众人脸上,也纷纷露出错愕的神情。

    龙哥整理好脸上的慌乱,一脸不信:“这不可能!”

    顾锦放下手,朝身后的腰间伸去。

    她精致的五官露出从容地笑意,盯着楼上的龙哥,在发觉对方的有片刻的松动时,快出拿出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