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胳膊撑在办公桌上,双手交叉,两只拇指轻轻托着下巴。

    她略带深意地双眸,打量着坐在眼前的莫琳。

    半晌,她开口:“莫琳,虽然对你的遭遇我感到同情,但我现在作为公司的管理人,还要以公司利益为重。”

    莫琳闻言,不安地搅着手指。

    就算是那些不堪照片没有散播出去,公司给她压下来。

    她依然处于不安中。

    担心这次的事,会不会让公司放弃她。

    若是如此,这将会是她人生的第二次惨重打击。

    顾锦能从莫琳脸上的神情,记忆惊慌的双眸中看出她的不安。

    她声音柔和了一些:“莫琳,你现在所拍摄的那部电影被腰斩,公司与港市文媒已经终止了合作,他们对你的遭遇知而不报,虽这个决策是由我拍板,但事情的起因终究因你而起,你知道公司损失的利益有多少吗?”

    莫琳咽了咽口水,摇头:“不知道。”

    顾锦对她伸一根手指:“一千万,这是已经投资在那部电影上的资金,对于这些钱我不在乎,被人欺负到头上若是还要装孙子,传出去岂不是,是个人都能随便欺负公司的艺人,甚至得寸进尺的压公司一头。”

    莫琳双手微微发颤,她似是明白了什么,眼泪刷刷落下来。

    顾锦神色不变,平淡地声音继续:“我说的这些只想要你明白,公司虽然以利益为重,但对于所签约的艺人却有着绝对的保护欲,用你们老家话说,那就是护犊子。

    公司的所有资源,或者拉来的投资商以及合作商,从来不会将艺人推出去,去换取那些蝇头小利——”

    “哇哇哇——”

    顾锦话还没说完,莫琳哇的一声哭出来。

    起初她还是小声哭,后来变成嚎声大哭。

    她捂着脸趴在办公桌上,不顾形象地哭喊出来。

    似是要将所有委屈都哭出来。

    顾锦从她的哭声中,听出几分悔意与悲痛。

    她站起身走出办公桌,亲自给莫琳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

    见人还趴在桌上哭,她低叹一声。

    这姑娘还是太年轻。

    她救下莫琳,除了因这姑娘前世的遭遇,有些类似触景生情,再就是想要让外界知道,世九娱乐公司的艺人动不得。

    这是公司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件,她必须要震慑所有人,让所有人清楚世九娱乐公司的艺人碰不得。

    莫琳这件事虽然被抹平,依然有迹可循,只要是这个行业的人都清楚发生了什么。

    青门龙哥带走了莫琳,她就能带人灭了一个帮派,若是其他人对公司艺人有什么小心思,总该要掂量掂量分量。

    对于莫琳,顾锦是同情的,却并不可怜她。

    信任这东西,对于有着利益纠缠的人,可以说是也少得可怜,即使有,也太过容易摧毁,这就是人心。

    公司不止莫琳一个艺人,没有人会关注她如何看待公司。

    但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她是不信任公司的。

    娱乐圈有些规则已经定型,做艺人的都一清二楚,大多艺人既然踏入了这个圈子,就默认了这样的规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