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有个成语,表示有的男人看到女子,就会抛弃一切。

    艾伦觉得此刻的少主,完美演绎了这个成语。

    面对少夫人,少主真的是毫无底线,更是毫无顾忌的把他们推出来顶锅。

    顾锦跟安明霁一直都在无视艾伦的存在。

    只要他们在一起,任何人无法入彼此眼中。

    此时,他们两人一个佯装委屈,想要获取关心,一个还就真的心疼得不得了。

    “上楼睡一会儿?”顾锦心疼道。

    安明霁捏着她的手,神态慵懒而疲惫:“那你陪我睡?”

    亲昵地撒娇,十分理所应当的口吻。

    顾锦伸手把他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眉眼都变得柔和:“好。”

    她总是这样,从来不会拒绝安明霁。

    好像,永远都学不会拒绝他。

    这份纵容,何尝不是无下限的宠溺。

    听到她答应,安明霁顺势起身,两人手牵着手上楼。

    楼下的艾伦,盯着两人的背影目光哀怨。

    他脸上露出受伤的神情。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主子也太不地道了,他已经一天一夜都没好好休息了。

    现在又被喂了一嘴的狗粮,还要不要他活了!

    他也想要抱着妞,好好睡一觉。

    “艾伦。”

    身后,传来熟悉地呼唤声。

    艾伦回头,对上眉目慈和的卡西。

    “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你也去休息吧,少主跟少夫人不到晚上不会下楼的。”

    卡西跟在安明霁、顾锦两人身边时间不短了,还算了解他们的习性。

    只要两人在一起,不到必要时刻不会出现,比如吃饭时间。

    毕竟少主舍不得少夫人饿肚子。

    艾伦伸了个懒腰,对卡西感谢道:“谢谢美丽的卡西女士,你简直比小甜心还要让人喜欢。”

    人到中年的卡西,面对艾伦的这些轻佻之言,已经习以为常。

    她告知了艾伦哪个房间后,就转身离开。

    今天是少主跟少夫人相聚的日子,她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庆祝。

    ……

    楼上,安明霁的卧室内。

    顾锦跟少年,都换上了舒适的居家衣。

    青天白日,卧室内窗帘拉着,把外面明亮的光芒遮掩,室内陷入暗沉。

    安明霁躺在床上,搂着怀中人,他双目紧闭,面容温和而放松。

    他是真的累了。

    此时,抱着阿锦,紧绷的情绪才得以缓解。

    这一年来,他很少能睡个好觉。

    外面再好,也不是他的温馨港湾。

    有阿锦的地方,才是家,让他感到心安。

    听着身后均匀的呼吸声,顾锦看着窗帘,外面的光芒透过一丝缝隙,洒落在房间地板上。

    就像是暗沉中迎来了一丝曙光。

    顾锦不自觉地抿了抿唇,轻轻放松呼吸。

    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安明霁同睡了。

    再次躺在一张床上,她有些不太适应。

    这不同于两人从前的打闹,她深刻认知到,他们都已成年。

    两人更是男女有别,需要避讳。

    即使安明霁还有成长的空间,即使他依然比她小,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男人。

    身体的碰触,紧紧相拥在一起。

    他们之间可以说是,零距离的接触。

    有些东西的存在,让她头脑一片空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