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一幕看在姜汉义眼中,他清秀的容颜不禁下沉,眉眼间含着怒意。

    酒店的泊车小弟,是认识自家老板的,他走到姜汉义跟余硕两人身前。

    “老板——”

    姜汉义冷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泊车小弟一脸难言之色:“老板,尹家外嫁的大小姐回国,就入住在我们酒店,这女人是跟着尹家人来的,之前她们在酒店发生了一些纠缠,这女人就一直跪在那里。

    我们谁劝她也不走,若是有人强硬拉开她,她还会出手伤人,之前我们一个服务员被她伤了胳膊,现在已经送去了医院。”

    听到这话,姜汉义脸色依然发沉,他双眼冷冷地盯着跪在瓢泼大雨中的女人。

    不管是尹家,还是谁发生矛盾,此刻这女人跪在他的酒店门口,对于酒店所造成的的影响都不小。

    “哎呦,还在这跪着呢,啧啧……”一道嘲讽幸灾乐祸地嗓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余硕、姜汉义回头,看到一张熟悉的容颜。

    是许久不见的尹湘玉,对方浓妆艳抹,满身的富贵之气。

    当年她辍学,被尹家嫁到国外,这两年都没有对方的消息,没想到这时候回来了。

    尹湘玉在身后一众保镖的拥护下,趾高气扬地缓步而来。

    在她身边还跟着一个两三岁,精雕玉琢的漂亮小男孩。

    小孩明显被保镖控制着,一脸的委屈泪痕,双眼委屈巴巴地望着跪在大雨中的女人,想要冲出去,却被身后的保镖死死按住。

    跪在外面被大雨冲刷的女人,看到尹湘玉出来,也是第一时间想要站起来冲上前。

    然而,保镖的下一步动作,让她缓缓站起来的双膝再次弯起。

    她穿着一条米色裤子,双膝就这么直挺挺地跪在积满雨水的地上。

    站在尹湘玉身边的保镖,把手放到小男孩的脖子上,其威胁不言而喻。

    这一幕看得众人纷纷称其,尹家大小姐在权贵圈子众人还是熟悉的,此刻她跟一个女人如此较劲,多少有些掉分,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众人都在看戏时,只有姜汉义直勾勾地盯着,被保镖掐着脖子的小男孩。

    像!

    简直太像了!

    他跟余硕是二十多年的好兄弟,打从穿开裆裤就一起玩耍。

    眼前的小男孩,跟小时候的余硕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伸手死死拉着好兄弟的衣袖,一脸受到刺激的模样。

    余硕则甩开他的手,嫌弃道:“别动手动脚的,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姜汉义焦急道:“没跟你开玩笑,你看看尹湘玉身边的小男孩,看看他眼熟不?!”

    本来事不关己,打算等雨小了取车回家的余硕,因他这急促带着震惊的语调,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还真莫名觉得眼熟。

    “尹湘玉,你究竟想干什么!”

    低哑,隐忍,压抑着愤怒的女人声响起。

    跪在大雨中的尹雨菲,一双漂亮的双眸,在大雨的冲刷中睁得大大的。

    尹湘玉红唇勾起,她抬脚朝前走了两步,刚好站在余硕跟姜汉义身边不远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