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脸嘲讽,蔑视地看着跪在雨中狼狈的尹雨菲,声音冷冷道:“我想干什么?自然是让当所有人都知道,你尹雨菲,被二叔捧在手心宠着护着藏着的女儿,就是个女表子!”

    尹湘玉这一番话,震惊了周围的人。

    谁不知道尹家,尹志坤尹二爷,三年前从外面找到亲生女儿带回家。

    这个消息是传出来了,却从没有人见过尹二爷的宝贝女儿。

    今个,他们倒是有幸见着了。

    “这就是尹二爷的宝贝女儿?模样看着还不错。”

    “那么大的雨,你看得清楚?”

    “美人在骨不在皮,瞧瞧紧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妥妥的美人。”

    “啧啧……这对姐妹今个这么一闹,明个尹家就成了京城的笑柄——”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尹湘玉脸上露出得意,继续道:“尹雨菲你不要脸,未婚先孕,生了生父都不知道的野种,二叔这么多年来,为了你可谓是煞费苦心,你不配为尹家人,不过是生了个野种的贱人!”

    这番话震得周围的议论声再次响起,这可是爆炸性新闻。

    周围的议论声,传进余硕跟姜汉义耳中,两人都没往心底去。

    他们此刻,看着被保镖的手虚虚环着脖子的小男孩,一个满面震惊,一个神情疑惑。

    “看出来什么没?”姜汉义胳膊肘碰了一下余硕。

    后者诚实地摇头:“没有。”

    “你再认真看看,这孩子跟你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余硕闻言,盯着小男孩的脸,瞪大了双眼。

    还别说,这孩子真跟他小时候模样差不多,难怪他有一种熟悉感。

    跪在大雨中的尹雨菲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她双眼只看得到被保镖控制的小男孩。

    她冲满脸得意的尹湘玉,大声嘶吼:“既然你的目的达到,把睿睿还给我!”

    尹湘玉勾起红唇,笑了:“这才哪到哪,你可知道我这两年怎么过来的?你现在所遭遇的一切,不过只是个开始。”

    看着被保镖控制,满脸委屈泪水的儿子,尹雨菲哭喊道:“你还想要怎样,睿睿只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尹雨菲不为所动,她知道睿睿是尹雨菲的软肋,知道有这个野种在手,她可以让尹雨菲做任何事。

    尹湘玉冷声道:“想要睿睿平安,现在你就给我磕头,直到我满意为止!”

    现在的尹湘玉也一样不在名声,更不在乎尹家是否成为笑柄,她今天搞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报仇。

    报她这两年所遭遇的一切磨难。

    尹雨菲被大雨浇湿的头发,贴着巴掌大的脸颊,她死死咬住唇,从脸上滑落的雨水与泪水掺和在一起。

    她通红的双眸,心疼地望着儿子,颤抖道:“我跪!”

    今天这一幕,与两年前的情景何其相似。

    尹雨菲的背微微弯下来,她撑着双手在地上,额头不停地磕向积满雨水的地面。

    一个,两个,三个……

    她就这么不停地磕头。

    余硕看着对面容颜熟悉的小男孩,终于回想起三年前,在小舅舅酒店的那一夜。

    他脸色由茫然转为震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