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知道两人在说自己,睿睿歪着头去看妈妈,眼底流露出依赖与亲昵。

    顾锦不知道她这大徒弟与尹雨菲,还有沙发上的小男孩是什么关系,不过看这架势情况不简单。

    她开口催促:“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你们先处理伤势。”

    恰好这时,卡西端着待客的茶水,还有水果走进起居室。

    顾锦从她手中托盘上拿起水果盘,端到走到名叫睿睿的小男孩身边。

    她把果盘送到睿睿面前,嗓音温柔:“吃点水果好不好?”

    睿睿盯着眼前的果盘,默默地咽了咽口水。

    知道他是想要吃,顾锦捏着一块猕猴桃递给他。

    睿睿抬眼清澈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眼,随后又转头去看妈妈,发现妈妈一直低着头根本不看他。

    小小的孩子眉头轻皱,好像陷入了苦恼中。

    “没关系,吃吧。”

    温柔地嗓音传进耳中,睿睿顺着声音看去,对上顾锦温柔泛着笑意的眸子。

    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接过了对方手中的猕猴桃。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倚在小吧台前的安明霁眼中,眸光微闪,眼底泛着幽深的光芒。

    余硕起身,大步走到尹雨菲面前,拉着她的手朝洗手间走去。

    正在洗手间上药的姜小少爷,为了方便上药,将上衣退去。

    余硕拉着尹雨菲走进来,他的手正放在腰间。

    这架势,一看就是还想要将碍事的下衣退去。

    他即将所为,在看到突然闯进洗手间的两人停下来。

    余硕松开尹雨菲的手,走到姜小少爷面前,拉着他的手把人推出了洗手间。

    房门被关上,姜小少爷目瞪口呆地瞪着眼前被关上,甚至还落了锁的房门。

    半晌,嘴里发了一声:“靠!”

    见色忘义!

    姜汉义没穿上衣,就这么狼狈的站在那里,被一旁的安明霁看在眼底,他上前把人带到其他洗手间。

    顾锦坐在沙发上,投喂睿睿。

    很快,她发现眼前的小男孩,好像跟她大徒弟模样很相似,这根本就是缩小版的余硕。

    回来的安明霁,发现阿锦非常稀奇地盯着睿睿看。

    他撇撇嘴:“阿锦,看什么呢?”

    语气有说不出的酸意。

    顾锦回头,对上少年未曾遮掩的醋意,非常惊奇道:“小安,我发现一件非常神奇的事!”

    因她脸色十分震惊,那张稀奇诧异的神情,看在安明霁眼中有说不出的可爱,他心底的不爽消退。

    他朝两人走来,问:“发现了什么?”

    顾锦指着眼前的睿睿:“你发现没,这孩子就是余硕的缩小版。”

    顺着她所指看睿睿,安明霁微微眯起双眸。

    不说没发现,这孩子还真跟余硕很相像。

    起居室的洗手间内。

    余硕把好兄弟丢出去后,转身面对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尹雨菲,或者说是三年前的白春花。

    他有千言万语要说,有好多问题想问。

    在此之前,他也曾幻想过,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会是什么情景。

    可他如何也想象不到,再次见面,对方竟然连他的儿子都生了。

    “当年你为什么要逃?”

    余硕问出他最想知道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