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雨菲身子微微颤抖,她双手不安地搅在一起。

    脚步声在安静的空间响起。

    知道余硕朝她走来,尹雨菲不由后退。

    她这退后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余硕。

    他大步走上前,把她堵在洗手间的角落里,对方就像是被他圈入怀中。

    余硕冷声问:“当年你为什么要逃?还背着我连儿子都生了!”

    尹雨菲低着头,察觉到眼前男人的愤怒,她终于开口:“我,我没逃……”

    “没逃?呵!”余硕冷笑一声。

    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用力抬起。

    到嘴边的嘲讽,在看到她通红的双眸,被他死死压了下去。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却依然不甘心道:“当年我去找过你,那一晚过后你们就连夜离开,这不是逃是什么?

    还有我儿子,为什么有了身孕不来找我,难不成我还养不起你们两张嘴?!”

    说到儿子,想到对方不能开口说话,余硕心底有说不出的自责。

    他竟然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尹雨菲眼底的水光微颤,泪水慢慢滑落脸庞。

    她凝视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她喜欢了六年,哪怕是现在心跳也依然为对方加快。

    男人眼底的自责,悲伤,还有压抑的怒火,都被她看在眼底。

    尹雨菲闭上双眼,认命道:“当年在酒店我跟你是误打误撞,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后来也发现你可能被人下了药,那时候是我心甘情愿,但不想你误会,也不心存幻想以此让你接纳我,我配不上你。”

    这是她心底的真实想法。

    那时候她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乡野丫头,如何配得上万海市副州长的公子。

    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是一天一地,永远都不可能站在一起。

    她有自知之明,那一晚对她来说,是她人生中最幸运,也最美好的记忆。

    虽然这段记忆中,她是伴随着疼痛。

    尹雨菲一番话落地,余硕眉目微皱。

    这几年对于白春花的逃离,他也有猜想过,甚至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

    因此,尹雨菲这番话,对他来说,并无太大意外。

    回想今晚尹湘玉说过现在的白春花,是京城四大家族尹家尹二爷,从外面找回的亲生女儿。

    他松开了捏着尹雨菲的下巴,抬手抚摸她紧闭的双眼,嗓音温和了不少:“那现在呢?你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尹家小姐,现在可觉得是我配不上你?”

    被他虚虚圈入怀中的尹雨菲闻言,身体不由颤抖,她双目紧闭,用力摇了摇头。

    余硕眼底光芒微沉:“觉得我配不上你?还是想要带着我儿子嫁给别的男人,让他喊其他男人爸爸?”

    “没有,我没有!”尹雨菲睁开双眼,死死地瞪着眼前的余硕。

    她满脸的委屈,倔强与没有任何遮藏的爱恋。

    她从来没有想过带睿睿嫁给别的男人,也舍不得心爱之人的孩子,去喊别的男人爸爸。

    就算是她现在是尹家小姐,也没有觉得余硕配不上他。

    对方是她年少最纯真,最美好的爱恋。

    是她唯一喜欢过的人。

    更是她生命中永远追随的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