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快步走到安明霁跟姜汉义身边。

    安明霁处理完姜汉义身上的伤,把剩余一半溪水的药瓶放到余硕手上:“洒在伤口就行。”

    “谢谢,安少。”

    余硕捏着手中的药瓶,拉着尹雨菲的手,再次去了洗手间。

    “这也太神奇了!”姜汉义满脸的不可思议。

    虽然,他曾被师傅从鬼门关救回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但第二天就完好无损。

    可那时他是昏迷的,什么都不知道。

    眼下,一瓶药水如此神奇地治好他泛着乌黑伤口,这是自身修为都无法恢复的伤势,简直就是一场视觉上的震撼。

    顾锦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对神情错愕的姜汉义招手:“汉义,你过来。”

    知道师傅这是要算账,后者立马规规矩矩地走近。

    “坐。”

    姜汉义老老实实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顾锦盯着他,问:“今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坐在师傅身边,乖乖吃着水果的睿睿,姜汉义把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告知顾锦。

    “今晚,余硕在我那跟韩亦萱吃饭,我恰巧碰到……”

    在他讲述今晚的情况时,洗手间内,余硕跟尹雨菲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暗昧。

    余硕没有先处理自身的伤势,而是先为尹雨菲处理。

    他手中的药水,倒在对方受伤的胳膊上,后者除了最初发出的尖锐痛呼,之后一直都是隐忍不发。

    就是她这隐忍的声调,听在余硕耳中,让他脑海一根弦崩了。

    熟悉的声调,多年前他曾亲身享受过。

    多年过去,余硕已经懂太多。

    他甚至给予了最直白,最干脆的正常反馈。

    垂眸。

    望着小余硕,他深深呼了口气。

    简直是要人命!

    尹雨菲没发觉他的不对劲,她泪眼朦胧地望着余硕:“好了吗?”

    “好了!”

    余硕语气有些冲,他转身背对着对方,把身上狼狈的衣服退下。

    他身上因为护着尹雨菲,伤口有些多。

    这些伤口大多都不深,属于皮外伤。

    看到他后背泛着乌黑的伤口,尹雨菲眼中露出心疼之色。

    她走上前,惴惴不安开口:“后面你够不到,我给你上药吧?”

    “……好。”半晌,余硕开口。

    他把手中的药瓶递给尹雨菲。

    余硕比较能忍,在药水洒落在伤口时,他都没有吭一声。

    两人互相上完药,把狼狈带着血污的衣服再次穿回身上。

    像是刚想起什么,余硕盯着尹雨菲问:“你也有修为?”

    后者脸色微楞,随即点点头。

    她把当初在尹家受尹湘玉欺负,被父亲(尹志坤)发现,后来修炼的事告知。

    余硕在听到尹湘玉竟然不止一次拿他儿子威胁时,脸色阴沉的吓人。

    尹湘玉,很好!

    新仇旧恨他记下了!

    ……

    起居室。

    “……然后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谁也想不到余硕找了三年的人,就这么出现了,他还多了一个儿子!”

    说到最后,姜小少爷是既咬牙切齿,又有丁点的羡慕。

    安明霁跟顾锦听了,也感觉非常神奇。

    他们盯着余硕的儿子睿睿看,这孩子果然是余硕的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