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间的房门被打开,尹雨菲跟余硕从里面走出来。

    对于大徒弟与尹家小姐的爱恨情仇,顾锦不感兴趣。

    她知道今晚的事一切因尹湘玉而起,问题不出在她的两个徒弟身上,也就不再过问。

    相信尹家那边知道尹雨菲的遭遇,应该会出面解决。

    顾锦站起身赶人:“既然没事了,天也不早了,你们都回吧。”

    她现在有些问题,要跟自家崽交流。

    姜汉义瞪圆了双眼,清秀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与受伤:“师傅,您这也太狠心了吧,我们今晚历经了惊心动魄,还受了伤,你都不收留一下我们吗?”

    顾锦眯起双眼笑了:“你现在腿脚断了吗?”

    姜小少爷诚实摇头。

    “那你身上有伤吗?”

    依然摇头。

    “既然没断手断腿,那你还想要一直赖在这不成?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床!”

    师傅都下了逐客令,余硕跟姜汉义识趣的离开。

    其实,他们住的地方其实离这里也不远。

    即使顾锦留他们,他们也不准备在这当灯泡。

    这么多年,安明霁对师傅的占有,他们都看在眼里。

    师傅在他们眼中是第二不可惹的人,而安明霁就排第一位,只因师傅过分看重他。

    在四人离开时,安明霁起身相送,告诉他们楼下有车会送他们离开。

    “谢了!”姜小少爷笑弯了双眼。

    “客气。”

    目送他们离开后,安明霁关上了房门。

    “小安——”

    身后响起顾锦地呼唤声。

    背对着她的安明霁,眼底闪过些许无奈的笑意。

    他知道之前给姜汉义上药时,应该被阿锦看出了不对劲。

    不过他一点都不心虚。

    安明霁转身,神色平静地朝顾锦走去。

    “怎么了?”

    顾锦红唇微挑,双眼微眯:“你好像对余硕跟姜汉义受的伤很熟悉?”

    明明是询问,却用着十分肯定的语气。

    安明霁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走到顾锦身边坐下,“是,之前在意国我遭遇了一场暗杀,艾伦为了保护我受伤,他当时的伤势跟余硕、姜汉义今晚的伤一样。”

    “真的?”顾锦挑眉。

    “嗯。”安明霁点头,“伤口很难恢复,我就是给他用了空间的溪水才好的。”

    顾锦脸上神色凝重:“今晚我看跟余硕他们对打的那些人,不像是正常人,他们的状态非常奇怪。”

    “他们是矮国人研究出来的改造人,叫傀士,没有自己的意识,被人随意操控,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们就是行走的杀人武器。

    今晚你也看到,那些人丢了半条命还在追着余硕,姜汉义用尽手段攻击。”

    “怎么有这样变-态的研究?”顾锦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事我已经派艾伦去查了。”

    安明霁也很想知道,这些改造人是怎么用短短时间,从似人非人模样,改造到如今的正常人状态。

    望着身边阿锦眉目微皱,满脸的沉思,他出声提议:“别想了,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

    两人一同上楼休息。

    这一次,他们不再同床共枕,而是各回各的房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