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

    病房内,响起尹湘玉疯狂的笑声,随即又变成大哭,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路过病房的行人,听到里面传来的不正常声音,纷纷加快了脚步,一脸的防备,像是里面有怪物。

    尹家。

    方丹妮回到家中,尹家家主尹志强正坐在大厅,像是专门等她。

    “你回来了。”他淡漠地开口。

    方丹妮紧紧握着手中的包,若是以往,对于这个男人的主动问候,她一定会惊喜交集。

    而眼下,她内心只有惶惶不安。

    “回来了。”

    尹志强把方丹妮脸上的种种不安尽收眼底。

    他精明的双眼,淡淡地打量着对方一眼。

    声音温和了些许:“过来坐。”

    方丹妮不敢拒绝他,极力压制颤抖的腿,一步步走到他身边准备坐下。

    尹志强低低咳了一声。

    这一声听在方丹妮耳中去,却像是一道惊雷。

    “我最近身体不舒服,不用坐我这么近,怕传染给你。”

    方丹妮知道这不过是他的借口。

    二十多年的婚姻,她将这个男人看的透彻,也明白对方不愿让她靠近。

    她坐在了尹志强的对面。

    在她落座后,尹志强把桌上的一份文件送到她面前。

    在看到离婚协议这几个大字时,方丹妮感觉头晕目眩。

    她猛地抬头,双眼通红:“你要跟我离婚?!”

    尹志强淡漠的眸子望着她,眼底一片清冷:“尹湘玉不是我的女儿,从始至终我都知道。”

    “可戈平是你的亲生儿子!”

    回家的路上,她想过东窗事发的种种可能。

    真到了这时候,除了愤怒,她还有深深的受伤。

    当年她费尽心机嫁给尹志强,不止是看重他的身份,还有她对这个男人的一片真情。

    奈何有拦路虎,不得已才使用了下下策。

    再后来的事情,她没想到两人即使成婚,也会走到决裂的地步。

    两人之间有隔着永远也移不开的障碍。

    如今,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候。

    尹志强漠然开口:“你还有第二种选择。”

    “什么选择?”方丹妮心底松一口气,但终归不踏实。

    “跟湘玉断绝母女关系,以后就当从没生过这个女儿,而你老老实实当你的尹家主母,在这京城做你的富贵太太。”

    “……”方丹妮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她颤着音开口:“湘玉喊你了二十多年父亲,你当真要做的这么绝?”

    尹志强锐利的眸中闪过明显的嘲讽:“就是看在她养在尹家二十多年的份上,我才没有对她赶尽杀绝,你可知道她这两年来做了什么?”

    方丹妮捏紧了手中的包:“湘玉做了什么?”

    “她跟矮国人勾结在一起,甚至控制了易卡斯家主,这次回来她之所以明目张胆的对菲儿下手,就是因为现在的易卡斯家族被她一手控制!”

    方丹妮脸上的不安渐消,与有荣焉的神情。

    “这不挺好,说明湘玉有本事,有手段,这样尹家也会有助力。”

    “哼!”尹志强哼笑一声:“尹家还没有落魄到那个地步。”

    随即,他把桌上的领一份文件,直接甩到方丹妮的怀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