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裘强海声音清冽道:“知道了,今晚就去看你。”

    话落,他把耳边的电话拿下,直接按断了通话。

    裘强海转身,满身退避三尺的冷冽气场。

    坐在桌前的顾家杰望着他,眉目微皱:“是你包的那些人?”

    裘强海垂眸,目光温柔地看着手腕上的红色编织绳,他唇角几不可察的勾了勾,脸上闪过自嘲。

    他没有开口,而是对顾家杰点头。

    “一年了,海哥你别再自我折磨了。”

    顾家杰脸上闪过些许不忍,还有对这个男人的同情与怜悯。

    自从敏敏离去后,有心人知道他喜欢敏敏,送来几个跟她的长相差不多的女孩子。

    裘强海竟然还真的给留下了一两个。

    最初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顾家杰觉得愤怒,感觉敏敏受到了侮辱。

    在看到裘强海面对跟敏敏相似的女孩时,他眉眼中露出的浓重悲伤,自责,深深爱恋,还有自我折磨,他又同情这个男人。

    尤其是在知道,他没有碰那些女孩子,只是给予了她们金钱便利时。

    面对那些抱着上位心思的女孩,他态度更是决绝,把人直接送走远离。

    裘强海坐在顾家杰身边,他抚摸着手腕上的红色编织绳,眸中泛着深深地眷恋。

    这是在万海市,那丫头送给他的,说是课堂手工。

    “我怕忘了她,她们身上有跟她相似的地方,看着她们我心里也会有些安慰。”

    “放屁!”

    顾家杰听了,直接爆了粗口。

    “你要是看到她们能有安慰,每次见到那些女人,又何必把自己折磨的痛苦不堪,上次你回来看到的跟敏……长得相像的女人,把自己关在家里喝的烂醉,还喝得胃出血,差点丢了命!

    海哥,你别再折磨自己了,敏敏回不来了!”

    顾家杰不愿提起敏敏,每一次提起,他心如刀割般痛。

    裘强海以往的风度翩翩贵公子气派,如今消失无影无踪,只留有满身的沉郁。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受了情伤,如同失去伴侣的孤狼。

    而他也的确,失去了此生最爱的人。

    听到敏敏二字,他心如刀割,一颗心不断地下沉。

    是他害了敏敏。

    是他毁了那个女孩。

    他这辈子都要为之赎罪。

    若是没有乐嘉妮,若是没有他,敏敏还是个在学校快乐成长,无忧无虑的女孩。

    他不该强势闯入属于她的人生,还毁了她。

    面对顾家杰的劝解,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裘强海将放在手腕上红色编织绳上的手移开,他抬眸,唇角微弯:“这几天公司怎么样,上手还适应吗?

    顾锦之前还跟我抱怨,说我们太偷懒,把一堆琐事丢给她,今个让我们请客,说是要痛宰我们。”

    明显而笨拙的转移话题。

    顾家杰面上无奈,心底也不是滋味儿。

    顺着对方开口:“她那点小胃口,跟吃猫食一样,能宰我们多少。”

    裘强海笑了:“也是,不过这次我们离开的时间不短,想必她怨气不小。”

    顾家杰沉默,对此表示认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