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快步走到安凤面前,蹲下-身握住她放在膝上的双手。

    “您吓死我了!”

    安凤脸色苍白,身体越加瘦弱,再无之前的硬朗。

    她回握安明霁的手,抬头,朝走进来的顾锦看去。

    “锦丫头也来了。”

    顾锦对安凤点了点头,双眼上下打量着她,发现她身上并没有被死气完全缠绕。

    见安凤暂时无事,她心底狠狠松一口气。

    在来的路上,小安一直沉默,周身释放出的阴暗与那副快哭出来的模样,可把她心疼坏了。

    她担心安凤真出了什么事,小安要多难过。

    安凤朝顾锦招了招手:“锦丫头,过来。”

    顾锦朝她走去,面上带着温婉的笑容:“您没事就好。”

    在她走近后,安凤握着她的手,憔悴的容颜上露出担忧:“我这身子骨还能挺段时间,就是放不下你们两个孩子。”

    她把握着安明霁的手,跟顾锦的手放到一起,问:“听说你们俩今个早上吵架了?”

    “……”顾锦。

    “……”安明霁。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站在大厅内的艾伦。

    对方不敢看他们,一个劲地盯着不远处的盆栽,似是上面有朵花似的。

    那认真劲,当真唬人。

    若不是他神色僵硬,还真的以为他被盆栽所吸引。

    这分明就是心虚的表现。

    安明霁压在顾锦的手上,手指轻轻勾了一下她的手背,顾锦回神。

    两人视线相对,彼此眼中闪过默契。

    安明霁不悦的容颜,转为温和,望着坐在轮椅上的安凤,他嘴角噙着一抹柔和的笑容,“哪有,姨奶奶,我跟阿锦姐姐没吵架。”

    安凤活了一辈子,怎么会没察觉到,两个加起来岁数都没有她大的小年轻互动。

    她脸上露出慈祥笑容,双眸望着顾锦:“真没吵架?”

    顾锦对她摇了摇头:“真没有,我跟小安不会吵架的。”

    今天他们只能算得上是冷战。

    至于吵架,顾锦觉得她想象不到两人吵架的模样。

    她漂亮的双眸满身真诚,眼底透着几分无奈。

    她只是跟安明霁冷战,安凤这边就得到了消息,甚至以这样的方式把他们叫过来。

    “姨奶奶,不要听下面的人乱嚼嘴舌,我跟阿锦姐姐不可能吵架的。”

    安明霁另一只空闲的手,轻轻拍了拍安凤的手,眉眼中含着柔和的笑意。

    安凤担忧叹息道:“没吵就好,我这把老骨头坚持不了多久了,真要是去了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这个孩子吃了太多的苦,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真真是让人心疼。”

    听她这么说,安明霁心里有些难过。

    他也知道姨奶奶身体走向落败,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一年的相处,这个老人教会了他很多东西,也教会了他许多不曾接触过的手段。

    他们相处的时间虽短,可他对安凤的情感,是从血脉骨髓中蔓延出的血缘亲情。

    尤其是,她的容貌与逝去的奶奶那么相似。

    察觉少年身上的悲伤与难过,安凤抬手摸了摸他的黑发。

    她转头去看顾锦,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垂眸望着她食指上的玉戒,睿智的眸中闪过一道暗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