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除了他老爹跟二叔,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阻止他得到对方。

    欣赏着美人吃着水果,嘴巴鼓起来的模样,尹戈平感觉赏心悦目。

    面对美人,他总是有着那么一两分宽容。

    他决定等美人享用完水果,再与其深入交谈一番。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没有人看到,不远处趴在沙发上,如死狗一样的女人,放在沙发里侧的手死死攥紧,似是忍受着难以接受的事物。

    此人,正是《为女则刚》另一女主角,宋茵茵。

    宋茵茵虽然喝多了,也的确吐了尹戈平一身。

    在洗手间的时候,她还神志不清。

    然而,回到包厢,得知尹戈平身份时,她大脑逐渐变得清晰。

    知道得罪的是尹家少爷时,她心底也是惧怕的。

    然接下来的发展,当真是让她又怒又嫉妒。

    阿旻,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乡下村姑,在剧组中她所了解的对方,是除了对吃感兴趣,其他一概无视,很是默默无闻。

    却不曾想,她能吸引到尹家少爷的注意,还如此好运的被对方看上。

    明明是她先撞上尹戈平的,为什么那个臭丫头这么好运。

    趴在沙发上的宋茵茵,狰狞着一张满是嫉妒的脸。

    她紧紧握着拳头,掩饰她已经清醒的状态。

    阿旻终于解决果盘的水果,她把空了的盘子,放到堆着啤酒跟酒杯的桌上,缓缓站起身来。

    见她动了,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尹戈平抬起头:“美人,我说的事,你考虑得如何?”

    阿旻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抬脚朝鲁庆走去。

    站在对方面前,她抱怨道:“我困了,想回去。”

    鲁庆闻言,都快要哭了。

    我的姑奶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为什么还如此镇定。

    他哆嗦着手,去拉着阿旻的胳膊,低声道:“小祖宗,你先把位少爷安抚好,不然咱们今个谁也休想善了。”

    知道他说的是坐在沙发上的尹戈平,阿旻顺着他惧怕的目光看去,对上尹戈平势在必得,如狼一般的双眸。

    阿旻眸光淡淡,好看的眉轻蹩。

    无论是脸上还是双眼中,她露出满满的嫌弃。

    收回视线,阿旻看了鲁庆一眼。

    “我要回去。”

    话落,她越过鲁庆,朝包厢门口走去。

    她这姿态看在鲁庆眼中,头都大了。

    满脑袋都是,天要亡我。

    包厢的众人,都放在阿旻一个人身上。

    在他们的视线中,阿旻顺利走到门口。

    她伸出好看的手,放到门把上,轻轻转动,推开房门就要出去。

    刚抬脚,就被门外的人堵住。

    门外的壮汉身穿黑色西装,个个不说凶神恶煞,看起来也是不好惹。

    坐在沙发上的尹戈平,唇角弯起满意的弧度。

    鲁庆傻眼了。

    之前门外明明没人的,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

    他回头,去看尹戈平。

    瞧着对方的神色,明白人都是这位少爷喊来的。

    “让开。”

    清冷地嗓音响起。

    阿旻不悦的盯着眼前拦着她的众人,眉眼间透着烦躁。

    门口的尹家侍从不为所动,他们去看坐在包厢的少爷,等候吩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