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志平盯着宋茵茵的目光,恨不得把她生吞。

    后者吓得快哭了,这次眼中的水光是真的。

    她无助地望着眼前暴怒的男人,想要开口求饶,却在对方阴沉的注视下说不出话来。

    “咳咳——”

    这时,传来一阵轻咳声。

    裘强海认出了尹戈平的身份。

    他将手中的香烟熄灭,扔到一旁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

    迈着优雅的脚步,缓缓朝众人走来。

    裘强海主动打招呼:“尹少爷,好久不见。”

    他远远就看到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若是没事还好,出了事总归是夜天堂的责任。

    “原来是裘老板。”尹戈平阴沉的脸色,转为疏离的和气笑容。

    裘强海微微颔首,笑问:“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是夜天堂的酒水不合口味,还是服务不到位?”

    尹戈平露出他被拽坏的衣袖,眉头轻皱:“那到不是,只是今个出门没看黄历,被个疯女人缠上了。”

    听不是夜天堂的缘故,裘强海脸上的笑容深了几分。

    他视线一转,放到被尹家侍从压制的女人身上。

    宋茵茵哭的梨花带雨,看起来好不凄惨。

    然而,就是这一眼,却让裘强海脸色大变。

    只因这姑娘,长得跟顾敏敏太过相似,一样巴掌大的小脸,眉眼有三分相似,尤其是那哭红的鼻子,跟曾在他面前委屈的顾敏敏有着五分相似。

    裘强海脸上的镇定消失不见,瞳孔骤缩。

    眼前的女孩,是他这一年多来遇到最像敏敏的人。

    宋茵茵察觉到深邃复杂的目光放在她身上,她缓缓抬眸,对上裘强海溢满悲伤与痛苦,还有深深怀念的眸子。

    回想刚刚尹戈平跟对方的交谈,她面上无动于衷,心中却快速转着小九九。

    一切不过是瞬间,宋茵茵泪水夺目,稀里哗啦地落下来。

    她目光无助地望着裘强海,可怜而无助道:“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我——”

    无助而可怜地声音,传入裘强海耳中。

    他深邃的眸光微颤。

    心中想到,是不是敏敏离开的时候,也是这么无助。

    她是不是也想过向人求救。

    尹戈平察觉情况不对。

    他对尹家侍从使了个眼色,众人立即松开了宋茵茵。

    后者被松开禁锢,第一时间朝裘强海冲了过去。

    她躲在裘强海的身后,目光惧怕地盯着尹戈平一行人,就像是看一群强盗,而她是最弱小的一方。

    生怕这些人再来抓她,她还伸出手,紧紧抓着裘强海的衣袖,像是找到了唯一的依靠。

    裘强海鼻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气,他缓缓垂眸,深沉的一对眸子,盯着她白皙的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

    在他记忆深处,也有这么一个女孩,在酒醉后紧紧缠着他。

    对方的依赖,娇憨,还有那股依赖尽,至今让他记忆深刻。

    从回忆中清醒时,裘强海望着宋茵茵的一张脸。

    近距离观看,这女孩的确与敏敏有着五六分相似。

    若是她的一双眼中少一些算计,少一些阴暗的光芒,说不定会更像。

    裘强海将她的手从衣袖上扯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