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今个要不把你小子灌趴下,真不解恨啊!”

    邹彦鹏今个就是抱着,与安明霁大战三百回合的决心。

    瞧他这来势汹汹的模样,安明霁眉目微挑:“话不要说太早,今个说不准谁趴着回去。”

    坐在他身边高高瘦瘦,满身书香气质的男孩,闻言也跟着笑出声来:“大鹏,我看你还是服个软好。”

    邹彦鹏瞪圆了双眼,怒视坐在安明霁身边的人,瞬间炸毛了:“乔文明,是男人怎么能服软呢,我可是铁铮铮的男子汉,今个你们可不能放水!”

    他最后一句话,是对晋白跟乔文明两人说的。

    乔文明无奈一笑,他对邹彦鹏的酒量当真不抱希望。

    大排档老板把几个少年要的烤串端上桌后,几人一边吃喝,一边交谈。

    这条街上,就属他们所在的这家店里生意最好。

    只因坐在店外的四个各有特色的少年,吸引了不少路过前来捧场。

    老板也知道这情况,还特意了送了他们半箱啤酒。

    邹彦鹏语气酸酸道:“还是明霁有面,我们来了这么多回,也没见老板送我们东西。”

    他虽然语气酸,可眉眼间皆带着与有荣焉的神情。

    安明霁吃着手中的肉串,柔和一笑。

    周围频频投来的目光,他也清楚察觉到,这些目光中没有恶意,他也就不过多关注。

    晋白端着手中的酒杯,对三人伸出去:“一年都不见了,咱们哥几个喝一个吧!”

    安明霁端起手边的酒杯,邹彦鹏,乔文明跟着端起酒杯。

    四人碰了杯,酒杯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爽!”

    一杯酒下肚,邹彦鹏感觉整个人都接受了洗涤,浑身上下都无比舒坦。

    乔文明出身书香门第,家人都是做教育行业的,家教慎严。

    就连他今个都开戒,喝了酒后的乔文明脸红红的,脸上却露出愉悦的笑容。

    要说在场唯一让安明霁注意的,是晋白。

    他长得又白又瘦,因此相熟的人都喊他小白。

    今个晋白虽然也挺高兴,可他眉宇间透着一抹散不尽的忧愁。

    看他如此模样,安明霁眸色深了几分。

    要说几人中他最熟悉的就是晋白,这个人非常简单,所以他的关注就多了一些。

    缓缓收回视线,他唇边的笑意不变。

    “明霁,这一年你去哪了?你是不知道你走后,学校的女同学们都为你碎了一地的芳心,连带着我们哥几个都没有美女关注了。”

    邹彦鹏是真的挺好奇的,这人说走就走,连声招呼都不打,也不知道是什么紧急的事。

    一年后回归。

    说回来就回来,也挺突然的。

    安明霁把手中吃完的签子放到桌上,声音淡淡道:“家里出了点事,需要我回去解决。”

    短短一句话,其中包含了很多意思。

    听出他不想要多说,乔文明转移了话题:“明霁刚回来还不知道,大鹏他最近交了女朋友,那姑娘长得还挺漂亮,哪天让他带来给你看看。”

    安明霁去看邹彦鹏,竟然从他脸上看出几分羞涩,与正在热恋的幸福。

    就跟沦陷爱情旋涡的毛头小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