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彦鹏把酒杯分别递给,安明霁,晋白,乔文明。

    他自己也端起一杯酒。

    喝的晕晕乎乎的邹彦鹏,豪爽道:“今个咱们哥几个趁着如此美好的月色,良辰美景就此结拜,咱们几个相识也算是一种缘分,以后我们哥几个有福同享,大难临头各自飞!来,干了这杯酒!”

    “噗!”乔文明直接笑喷。

    晋白哭红的一双眼,也因他这话露出错愕,略带呆滞的表情。

    安明霁眉目微挑,盯着邹彦鹏看。

    此时,他已经确定,邹彦鹏是真的喝多了。

    今晚这场相聚,也到了结束的时候。

    安明霁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等待邹彦鹏接下来颠三倒四的话。

    结果并没有让他失望,邹彦鹏敲了敲脑袋,神情颇为苦恼:“小白是腊月的生日,文明是十月,我是八月,看来今个结拜,我注定要做你们的大哥!

    哥几个放心,你们喊我一声大哥,我一定会罩着你们的!”

    他把酒杯送到中央,想要跟三人碰杯。

    晋白,乔文明还真的打算陪他玩,酒杯也跟着举起来。

    安明霁端着酒杯无动于衷。

    三人的目光朝他看来,其中一邹彦鹏最哀怨。

    他盯着安明霁的目光,似是在说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不给面子我很委屈的神情。

    安明霁唇角挑起一抹邪气地弧度,对邹彦鹏一字一句道:“还真不巧,我是七月的,比你大一个月。”

    想让他喊一声大哥?

    还真的是让人接受无能。

    “……”邹彦鹏脸色瞬间扭曲起来。

    然而,他很快露出认命的表情。

    “那这个大哥你来当!我来做二哥!”

    安明霁这才满意,他缓缓伸出如玉般手指圈住的酒杯,与三人碰撞在一起。

    “干!”

    不管是酒后的游戏一场,还是酒醒后的事实已定,安明霁其实都无所谓。

    四个少年碰杯后,各自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邹彦鹏喝完,还想要继续喝,安明霁阻止他倒酒的动作。

    “今个就到此为止,哪天有时间再喝,天色不早了。”

    邹彦鹏不满道:“这才哪到哪啊,还没喝尽兴呢。”

    安明霁:“既然结拜了,我就是大哥,我说的话你要不要听?”

    酒劲已经上头的邹彦鹏,还真的被他这话劝住。

    安明霁捞起一旁的书包,从包里掏出三张大票,朝大排档的老板走去。

    老板夫妻二人还在收拾残局,安明霁走上前,把钱递到他们面前。

    “今个多有打扰,这是今晚我们的饭钱,还有打砸这些桌椅的赔偿。”

    “这太多了,我们不能要!”老板立即摆手拒绝。

    安明霁笑了笑,直接把钱放到一旁完好的桌子上,转身朝扶着邹彦鹏的晋白,乔文明走去。

    他问:“你们怎么回去?”

    乔文明说:“大鹏家的司机马上到,我坐他家的车回去。”

    “好,那我送小白回去。”

    安明霁朝晋白招了招手。

    后者把邹彦鹏交给乔文明身上,朝安明霁走去。

    “我们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好——”

    安明霁带着晋白走进,路灯照射的暗沉街巷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