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路灯下行走,背影被拉长。

    艾伦等人已经不在原地,但安明霁知道他们就在他周围不远处。

    走了有几百米后,安明霁看了一眼身边瘦弱的晋白。

    少年瘦弱,个子也比他低,看着就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安明霁出声问:“既然有江九基金会资助你,有困难为什么不找他们?”

    他是知道江九基金会,是当年在阿锦救了姜家小少爷后,姜家以姜汉义跟阿锦的名义成立的。

    江九基金会每年所资助的人不计其数,其中有老有少,还有一些残疾人。

    阿锦每年还会拿出百万投入其中,这些钱都花在刀刃上。

    基金会的执行人掌握着专业的知识与技能,无论是教育公益,还是青少年的资助,以及并老残疾人的帮助,都会做到从一而终。

    只要有困难,基金会不会袖手旁观。

    晋白抿了抿唇,小声道:“基金会每年拿出那么多钱让我有学上,我不能再得寸进尺,像我这样家境贫困上不起学的人还有很多,我不能一直依赖他们,而且即使我找上他们,也不一定能再次伸手帮我。”

    安明霁闻言,低笑出声。

    他听出来了,关键还是在最后一句。

    “江九基金会就是做慈善的,这世上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也许有比你更加困难的人存在,可那又和现在的你有什么关系?”

    晋白猛地抬头去看他。

    不理解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隐隐又能听出他的嘲讽。

    这一切,让他感觉不真实。

    在他的认知里,安明霁就是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有涵养,对人温柔以待,从不曾说出过让人尴尬的话。

    对上晋白错愕的眸子,安明霁继续:“现在的你连自己生存都艰难,又何必去担忧其他人,江九基金会是做公益的,只要你找上他们,不会有人拒绝你。

    以后有任何问题不要一个人扛,你还年轻不该折在一些钱能解决的事上,要知道能用钱解决的事,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事。”

    晋白能理解他这番话里,并没有任何歧视意思。

    可他听了还是有些不舒服。

    因为拥有了一切的人,是无法体会他现在的艰难。

    晋白小声道:“我知道了。”

    安明霁帮了他,他说不出违背对方的话,只能默认。

    即使晋白没有将心底话说出来,安明霁也看到他脸上的种种神情。

    他扫向不远处道路上的熟悉车辆,还有站在车门前高大帅气的身影,不是艾伦又是谁。

    安明霁停下脚步,他面对晋白脸上露出温和笑容。

    “小白,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你既然能进入京城一中,说明你是有这实力的,以后也会是进晟世学府的好苗子,从高等学府出来学子,哪一个不是前途无量。

    现在的你还处于成长阶段,不该轻易因金钱折了腰,在你多年以后成功之时,再回想如今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根本不是事。”

    晋白猛地瞪圆了双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你家住哪?”

    晋白:“西城。”

    “我送你过去。”

    安明霁抬脚,继续前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