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还没说完,声筒传来阿锦担忧声:“小安,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知道她听到了艾伦的话,安明霁温柔安抚:“没事,路上遇到了点小麻烦,我等会儿就回家。”

    “真没事?”顾锦还是有些不放心。

    安明霁:“嗯,真没事,好,知道了,会的——”

    电话挂断后,安明霁抬头对上司机不安的目光。

    “先不回家,顺着那些人追过去。”

    阿锦打来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得知他还要等一会儿,她要先睡了。

    也就是说,即使他现在回家,也看不到阿锦。

    安明霁心底不痛快。

    虽然知道,即使没有刚才的那些人,他也会晚点到家。

    可如果能快一点,说不定阿锦还会等他。

    耽误的这十多分钟,对他来说意义不同。

    司机恭敬道:“是,少主——”

    ……

    隐市,酒吧。

    万俟一海坐在酒吧的吧台前,脸色阴沉得吓人。

    他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

    隐市这家酒吧一直由他经营,接手有好几年了。

    在这一片上的人,谁不知道这家酒吧是万俟家的产业。

    可偏偏就是有人敢在老虎头上示威。

    这家酒吧虽说鱼龙混杂,但是那些边缘生意是不做的。

    比如,毒,比如,色,一切违规法纪的事。

    今晚,偏偏有人动了第一个,在他这家酒吧做起了生意。

    万俟一海非常生气恼火,只因这些人在他酒吧做了一段时间,偏偏没有任何人发现。

    若不是酒吧的服务员,在洗手间看到一个女人神色不正常,如同羊癫疯一样口吐白沫,还真的发现不了这事。

    发现情况不对后,下面的人立即上报,并且已经着手全面排查,还真抓到了三条臭鱼。

    万俟一海坐在吧台前,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神色阴郁。

    之前对艾伦道谢的陶叔,走到吧台前,对万俟一海恭敬道:“六少,人带回来了,不过其中两个被车撞了,是被抬着回来的。”

    万俟一海放下酒杯,回头问:“人在哪?”

    陶叔:“在地下室,正审着。”

    “走!”

    万俟一海起身,朝酒吧外走去。

    他跟陶叔一前一后走出酒吧,正对上停在酒吧门口的几辆劳斯莱斯豪车。

    安明霁刚好下车,他穿着校服,姿容优雅,很是吸引人。

    即使眼前的安明霁这穿着再稚嫩,万俟一海依然一眼认出对方。

    “安少!”

    要说万俟家族这一两年之所以越加壮大,皆因眼前的少年。

    他有个把他当成眼珠子护着的顾锦。

    只要把这位少爷哄好了,万事不愁。

    安明霁顺着声音望来,对上万俟一海帅气容颜上地灿烂笑容。

    他对人微微颔首,“好久不见。”

    万俟一海大步朝他走来:“可不是好久不见,安少越来越成熟,猛地一看我还不太敢认。”

    听到被人夸成熟,安明霁唇角微微挑起。

    成熟代表着一个男人的成长,也代表着可以给心爱之人依靠的肩膀。

    艾伦看到万俟一海身边的陶叔,朝安明霁走来。

    他凑近对方耳边低声道:“少主,就是六少身边的男人把人带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