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有些女人非常大胆,端着酒杯缓缓而来。

    对方如狼一样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安明霁,就如同看势在必得的猎物。

    “弟弟,喝一杯吗?”

    化着浓妆看不出五官的女人,穿着比迷你裙还要短的紧身裙,将她美好而妖娆的身材尽显。

    她声音腻人,夹杂着说不出的诱惑。

    见安明霁看都不看她一眼,女人一张红唇,缓缓地朝少年靠近。

    对于陌生的气息,安明霁率先眉目微皱,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回头淡淡一瞥。

    少年的目光危险,如狼般嗜血,气势大开,强大的威压朝女人扑面而来。

    女人本来准备偷个香,使用她以往吸引男人的手段,却因少年这恐怖的眼神停顿下来,甚至吓得花容失色,双眼瞪得大大的,身体都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滚!”

    安明霁嘴中缓缓吐露出一个字。

    女人神情呆滞,她感觉无法呼吸,甚至连脚都无法挪动半分。

    一旁的万俟一海对不远处的服务员抬了抬手,服务员立即上前将女人强硬拉走。

    走了一顿距离后,女人才猛地出了口气。

    原来她刚刚因为惧怕,都没有呼吸。

    再不呼吸,她就要憋死了!

    “特么的!吓死老娘了!”女人后知后觉地吐了句脏话。

    服务员闻言,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这位女士,有些人是你碰不得的,想要安然无事最好把这双招子放亮一点。”

    女人刚缓口气就被服务员怼,这口气她哪里忍得下。

    她扬起下巴,望着眼前的服务员目光讽刺而蔑视:“不过是一个臭打工的!要你多管闲事!”

    说完,心底的郁气疏散不少,她伸手撩了一下披肩的波浪卷,踩着高傲地脚步离去。

    帅气的服务员面容不变,只是轻轻挑眉,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涌入热闹的人群,也转身离去忙碌。

    吧台前。

    万俟一海见安明霁只一个眼神,就把上前勾搭他的女人吓跑,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靠近少年,大胆地问:“安少,你还是个雏吧?”

    安明霁淡淡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听他这傲娇的语气,六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笑得戏谑:“我像安少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尝过她们的滋味儿,不过没有所想的那么美好,没有感情,只是单纯的发车,那滋味儿干枯无趣。”

    万俟一海这话倒是吸引了安明霁,他蹩着眉盯着对方。

    奈何,对方不开口了。

    安明霁声音低沉且平静催促:“继续。”

    “嗯?”万俟一海面露疑惑。

    “继续说下去。”

    万俟一海笑了:“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想感叹这女人甭管有多漂亮,不是喜欢的那个人,就不要去碰,没有身与心灵的结合,是体会不到至高无上的享受。”

    安明霁眯起了双眼,似笑非笑地盯着万俟一海。

    “你想要说什么?”

    后者讪笑,直接道:“顾小姐已经二十多了,在这京城虽然知道她身份的人甚少,奈何顾小姐容貌上乘,还是有不少男人盯着的。”

    PS:回老家,这两天更新不稳定,明天安顿好更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