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强海话落,转身大步离去。

    他怕再不离开,真的会杀了这个女人。

    同时,心底也有了对宋茵茵的安排。

    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只要是触碰到他底线的人,都没有留着的必要。

    裘强海下楼,一眼就看到楼下,站在黑色轿车前的助理。

    对方看到自家老板下来,立即打开后车座的门。

    裘强海坐进去后,助理并没有立即上车,而是回到副驾驶拿起路上买的早餐,送到坐在后面的老板面前。

    “老板,还热着,您趁热吃。”

    “嗯。”

    这一次,裘强海没有拒绝。

    对比楼上宋茵茵费心费力做的早餐,他更容易接受助理为他买的。

    见老板眼底泛起的青色疲倦神态,助理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对方又是一夜没睡,这是个非常有规律的习惯。

    每一次老板见到那些女人,虽说是折磨她们,可瞧老板这模样,又何尝不是自我折磨。

    察觉到助理的视线,裘强海咬着口中的包子,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

    后者浑身一激灵,立马抬脚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坐进去。

    “开车,去公司。”

    司机立马启动车子,缓缓行驶离开小区。

    楼上的宋茵茵,在裘强海离开后,后怕地嚎啕大哭起来。

    她害怕的站都站不起来,浑身都在颤抖着。

    凄惨地哭声,半分传不到门外。

    无人知道,她之前的恐怖遭遇,面临死亡如此近。

    有些路自己选的,就算是后悔,也怨不得别人。

    ……

    京城一中。

    自那天,晋白被后街的虎哥威胁,安明霁替他还钱后,他现在耳根子清净,再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

    现在他全身心投入学习中,想要用学识来拼一条,属于他的出头之路。

    这天中午。

    晋白,安明霁,邹彦鹏,乔文明四人,结伴去餐厅吃午饭。

    一路上四个模样各有特色的少年,很是吸引来往路上的学姐学妹注视。

    在那些女孩子爱慕或者欣赏的目光中,四个少年却谈论着糗事。

    谁的糗事?

    自然是属于邹彦鹏的糗事。

    前些日子他喝多了,说什么也要拉着其他三人结拜。

    第二天清醒时,回想到之前醉酒的经历,他想要撞墙的心都有了。

    现在,乔文明就是在说着那天的结拜情景。

    只见向来稳重,满身书香气息的乔文明,学着那天晚上邹彦鹏结拜的神态,佯装豪爽,却又捏着嗓子不伦不类地学着:“今个咱们哥几个趁着如此美好月色,如此良辰美景,就此来个桃园结义,相识就是缘分,以后我们哥几个有福同享,大难临头各自飞!来,干了这杯酒!”

    在说大难临头各自飞时,乔文明故意加重了语气,对邹彦鹏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后者被臊得不行,捂着脸悲痛道:“乔公子,咱们差不多行了,这都过去多少天了,我这黑暗历史是不是过不去了,你给我留点脸面吧。”

    “这可不行,我必须要提醒你,虽说咱们结拜了,但真的大难来临,你可不要说兄弟们不管你,毕竟是你说的有福同享,有难各自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