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彦鹏闻言笑了。

    他伸手揽着甄玲玲的腰身,笑得意味深长,两人踏入圣诺酒店大厅。

    在前台取了房卡,又乘坐电梯上楼。

    ……

    左岸水榭。

    顾锦坐在家中大厅,正在看国色天香最新款旗袍的图纸设计。

    听到门铃声响起,她的思路被打断,转头看到卡西走向门口。

    “少主,您回来了。”

    听到安明霁回来了,顾锦把手中的图纸放到桌上。

    安明霁换了居家鞋走进大厅,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穿着居家服浑身慵懒透着舒适的阿锦。

    “阿锦。”

    少年嗓音温柔,抬脚走来,十分自然地坐在顾锦身边。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顾锦问。

    安明霁半真半假道:“想你了,所以回来看看你。”

    顾锦莞尔一笑:“我信你个鬼。”

    她可不信小安这话,要是没事对方怎么可能怎么早回来。

    而且,她瞧着少年虽然面上温文尔雅,眼底却泛着不郁之色。

    安明霁笑了笑,没有反驳,他靠在沙发背上,直接开口问:“阿锦,你还记不记得邢颖这个人?”

    “邢颖?”

    顾锦眉目微皱,对这个名字她还是很熟悉的。

    当年,马巧兰在万海市一中,就是被邢颖盯上,后来带去海江酒店被欺负。

    要说起邢颖,顾锦记得她家族在万海也算是有头有脸,她父亲是二把手。

    可惜对方太贪心,为了争夺一把手位置,不惜算计裘强海差点殒命。

    当年裘强海车祸,就是邢颖的父亲所为。

    这父女二人可谓是不坏事做尽,两人手上都沾染了人命。

    只是顾锦没想到时隔多年,邢颖的名字会从安明霁口中说出。

    她好看的眉轻蹩:“怎么突然提起她了?你见过她?”

    安明霁点头:“今天中午看到她欺负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孩,看她有些眼熟。”

    顾锦嗤笑一声:“当年她欺负的人可不在少数,如今这老毛病还没改。”

    对于邢颖的出现,顾锦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想起这人是谁后,她心底也是满满的厌恶。

    自从拥有了上古逆天之术,她所看到的年轻女孩,唯有邢颖周身弥漫着浓郁的黑色气场。

    黑色,乃至阴煞气,属恶人,多沾染了人命。

    沾染的人命越多,周身的黑色气体越加浓郁。

    小小年纪,就不把人命当回事,心肠如此恶毒,终究会遭到报应的。

    顾锦没有问邢颖欺负安明霁同学的后续,只要对方不犯在她手上,她不会主动出手做什么。

    安明霁见她对邢颖满满的厌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想到邹彦鹏的女朋友,安明霁端起卡西端上来的果汁,喝了一口润润嗓。

    顾锦突然问他:“你吃午饭没?”

    “吃了。”

    安明霁把杯子放到桌上,看到桌上国色天香的旗袍设计图纸。

    “国色天香又要发布新款了?”

    顾锦顺着他的目光望着桌上的图纸:“嗯,今年入冬的新款,这几天就要敲定下来。”

    安明霁:“那你还要回万海?”

    “要去的,今年旗袍的新款不同以往,需要很多细节方面的敲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