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玲玲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

    她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向来宠她,顺着她的邹彦鹏嘴中说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她濒临崩溃。

    邹彦鹏心情很好地解释:“因为我是一个男人,不能允许你把我当成个傻子耍得团团转!”

    说到底,邹彦鹏也不过才十八。

    他的行事作风还不太成熟。

    可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他理智清醒的明白,有些事必须要做到寸步不让。

    让他痛苦的源头,一定要第一时间掐断,不留丝毫余地。

    他作为邹家长子的骄傲,作为邹家继承人的尊严,无法允许他自艾自怜。

    邹彦鹏骨子里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岂能允许被一个女人玩弄!

    他淡淡瞥了一眼房内的女人,转身大步离开房间。

    甄玲玲不甘地怒吼声,在身后响起。

    随着房门被关闭,一切都隔断在房间内。

    踏出圣诺酒店的那一刻,邹彦鹏脸上的伪装消失,面上一片冰冷肃杀。

    毕竟是付出过感情,心底岂能没有一丝伏动。

    他也会伤心,也会愤怒,然更多的是他的自尊自傲作祟。

    身为邹家未来继承人,不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为了不留余地,他必须要用这样决绝的方式,斩断与甄玲玲的一切关系。

    假象被撕扯开时,他如何能做到无动于衷,只是真实的体会,与悲伤情绪全被压制在心底。

    在踏入圣诺酒店那一刻,所有伤心全部被剥离。

    果然父亲的话是对的,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可信。

    明明那么清纯乖巧的女孩,竟然都是装出来的,而他还傻傻的被耍得团团转。

    ……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自从那天,邹彦鹏与甄玲玲决裂,他们之间再也没有联系。

    即使甄玲玲来学校找他,他也不曾再见对方一面。

    如此明显的情况,安明霁,晋白,乔文明三人都看在眼中。

    邹彦鹏与三人的关系一如从前,不受任何影响。

    他也不曾再提甄玲玲,另外三人也十分默契的不提这个女人。

    邹彦鹏依然如从前大大咧咧,脾气看似火爆,爱打抱不平,可熟悉他的人明显看出他更加沉稳。

    ……

    世九娱乐,今天公司召开月会。

    这场会议是由顾家杰亲自主持,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以及有些身份地位的经纪人都在场。

    其中阿旻的经纪人,鲁庆也在场。

    他也是因阿旻参演程导的《为女则刚》,才逐渐在公司有了些存在感。

    今天也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肃穆的会议,面对高层大佬们,他心情还有点小兴奋与紧张。

    会议即将结束时,顾家杰对众人宣布了一个消息。

    “国色天香公司准备从我们这里挑选一名,各方面形象良好的女艺人,来做它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合约两年代言费五十万。

    这个机会难得,不过国色天香公司的要求比较严格,在场的经纪人若是自信手中的女艺人能过关,可以提交她们的资料上来,会先进行一次简单的试选。”

    这话一出口,会议室立即陷入小声议论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