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坐在对面,已经吃完饭,正在逗蹲坐在身边的多多。

    一人一狼玩得还不错,就是多多总是发出气恼地低唔声。

    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安明霁抬眼,去看坐在对面的顾锦。

    对方脸上的不耐神色被他看在眼中,一双漆黑的桃花眸中,闪过深不见底的情绪。

    “是甄家人?”他问了一嘴。

    阿锦看似温和,其实骨子里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定的疏离感。

    但她从不会把明显的情绪表现在脸上,除了面对甄家人。

    顾锦随意嗯了一声:“不用理他们。”

    声音淡淡的,透着冰冷低沉感。

    “叮!”

    话音刚落,手机有短信进来。

    顾锦将筷子里夹的菜送到嘴中,眼眸随意扫了一眼手机。

    看到上面显示的信息内容时,她双眼不由睁大。

    “顾锦,今天是老太爷七十大寿,也是你妹妹的订婚礼,我们都希望你能到场……”

    后面的内容看不到,字数太多,无法显示。

    顾锦微微眯起双眼,眸底深处闪过莫名情绪,她撂下筷子,拿起手机打开信息内容。

    “我们知道一直对不起你,可今天意义不同,我跟你母亲,还有爷爷,弟弟妹妹都希望你能到场。”

    甄玲玲竟然要订婚了?

    顾锦双眸中露出几分讶异。

    前世甄玲玲有两段婚姻,第一段是同她一样,嫁入京城边缘衙内之子,他们的婚姻也甜蜜了一段时间。

    奈何甄玲玲作天作地,很快把自己作出事来,被婆家赶出家门,最终以离婚收场。

    第二婚嫁给了富商,她一如既往的作,但好歹有了些收敛,日子也过得去,只是隔三差五要回家哭闹一场。

    富商是个花心的,在外面彩旗飘飘,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前世甄玲玲就算是要结婚,订婚,也是在二十岁之后。

    如今她刚成年,就要举行订婚礼,不知道订婚的男人是谁。

    顾锦捏着手机,脑海不由冒出,前世她那名存实亡的丈夫。

    想到这个可能,不知道为何,她心底情绪有些激动,还有她压抑不住的快意。

    鬼使神差地,她把电话打了出去。

    “喂,顾锦,我们在圣诺酒店,你要来吗?”

    电话里传来甄有志期待,以及小心地询问声。

    顾锦白皙地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地问了句:“甄玲玲要订婚了?”

    甄有志似是没听出她的疏离,很是欣慰道:“是啊,玲玲也不小了,到了订婚的年龄。”

    “那男方是?”

    顾锦呼吸不自觉慢下来,她在等待对方的答案。

    “刘家,在京城非常有实力。”

    甄有志没有详细说明,不过听他的语气十分乐见其成,其满意程度听在顾锦耳中,让她不由弯起了唇角。

    好!

    很好!

    这一世,甄玲玲走上了她的老路,要嫁到刘家。

    前世,她历经了长达二十五年的精神折磨,这次就换对方去深切体会体会。

    就像是前世甄玲玲姐弟对她所说,甄家养了她这多年,享了这么多年的福,也到了她回报的时候。

    哪怕是做一条狗,都要感恩戴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