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就换做甄玲玲来体会,这其中的百般滋味如何。

    “顾锦,你能来吗?你爷爷一直想要见你。”

    甄有志地声音从手机听筒传来,顾锦陷入深思的眼眸恢复清明。

    这一刻,她突然想要见一见甄玲玲。

    看她是否还如前世一般嚣张,是否一如从前居高临下看人,目中无人。

    刘家是什么人,顾锦在那里生活了二十五年,再清楚不过。

    一旦甄玲玲真的嫁到刘家,接下的余生都将生活在地狱中。

    尤其是对方的性子,怕是早晚有一天会疯掉。

    顾锦抿嘴笑了,笑得愉悦而开怀:“去,自然是要去的。”

    她要见证这一世,彻底改变命运的转折点。

    看亲眼目睹甄玲玲身上,打上刘家标签的重要时刻。

    “好!好!我等你!我们在八楼……不,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跟你母亲亲自下楼接你……”

    顾锦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挂了对方的电话,从始至终她心情都非常愉悦。

    她抬眸,扫向目光温和望着她的少年。

    “小安,今晚我有事要出门一趟,你要在家乖乖的。”

    听她这话音,安明霁就知道对方不打算带他去。

    他唇角勾起温柔的弧度,应声:“好。”

    随即又不放心的问:“你一个人没问题?”

    “能有什么事。”

    顾锦唇角微勾,十分自信。

    她起身,往厨房外走去。

    安明霁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那道优美的背影消失在眼中,这才缓缓收回视线。

    “嗷呜——”

    多多低唔了一声。

    不满与撒娇地嗓音传入耳,安明霁垂眸,深邃的桃花眼中闪过几分笑意:“你也不满她丢下我们?”

    “唔唔——”

    多多又叫了一声,就像是在回应他。

    安明霁摸了摸它的头,愉悦道:“那我们偷偷去好不好?”

    多多早已成年,体格非常大。

    一般若是没什么事,顾锦跟安明霁白天很少放它出门,怕它吓到人。

    安明霁微眯着双眼,心道,现在是晚上,带多多出门溜一圈很正常。

    至于他们溜一圈能溜到哪去,那就说不准了。

    少年唇角扬起愉悦地弧度,轻笑声在厨房内响起。

    “嗷呜嗷呜——”

    就连多多地声音都欢快了几分。

    ……

    圣诺酒店。

    今晚的八楼宴厅被甄、刘两家包场。

    前来的宾客大多都清楚,他们是来参加甄、刘两家的订婚礼,至于甄老太爷过寿,不过是顺便罢了。

    在场大多人都是冲着刘家而来。

    和玉春穿得珠光宝气,笑盈盈地与周围的太太们交谈。

    女人的话题,无论是话里话外无非是自己男人的产业,她们的珠宝,以及名下的车子,还有国色天香的旗袍。

    要说国色天香的旗袍,在场有些太太还就真穿着。

    她们的身材,以及搭配,身上散漫的东方韵味,吸引了大多人的视线,当真是羡煞众多女人。

    和玉春望着穿国色天香旗袍的那些女人,面上含笑,暗地里却羡慕嫉妒的咬紧牙关。

    国色天香的旗袍可以说是京城名媛,与各位太太们追逐的奢侈品,可望不可即。

    PS:求月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