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父母答应她,她只要嫁到刘家做个摆设就好,刘家不会对她做什么,甚至还会给予她刘家太太该有的尊重。

    可……

    一想到与一个无能的男人在一起,无法踏入巫山,探讨那鱼水之享乐,只能做一个吉祥物木偶,甄玲玲心底的愤怒蹭蹭往上冒。

    她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在甄玲玲怒火蹭蹭上涨时,顾锦缓缓踏入圣诺酒店。

    她没有给甄有志,和玉春打电话,直接踏入酒店大厅,来到电梯前,等待缓缓下来的电梯。

    正在大厅与人交谈的姜汉义,一眼就看到师傅熟悉的背影。

    今天的顾锦穿著打扮可谓是英姿飒爽,黑色连体工装裤,一条收腰的腰带,将她完美的身材尽显。

    对方走路都感觉带风。

    姜汉义很少看师傅这样的穿衣打扮,不止让她减龄看起来跟没成年一样,更像是砸场子的派头。

    他跟正在的人歉意道:“不好意思王老板,我这遇到个人,要去看一下,你请自便。”

    本身他跟这王老板也算不上熟,酒店跟对方有些可有可无的小合作,都不需要他亲自来洽谈,下面的人有决策权。

    今日,他恰巧来酒店看看,被这王老板撞见,对方就一直拉着他说话。

    王老板闻言,也十分有眼力劲:“姜老板您忙,您先忙。”

    姜汉义十分有礼地点头,转身直奔电梯而去。

    等他到电梯前,顾锦自然是不见了,他也知道赶不上,双眼盯着不断上升的电梯数字看。

    电梯是在八楼停下来的。

    姜汉义站在一楼大厅电梯前,盯着八楼的数字,唇角微微勾起。

    他耐心地等待电梯。

    若是他记得不错的话,八楼今天被人包了场,好像是有人过寿,还有订婚典礼同时举行。

    ……

    八楼。

    电梯门一开,顾锦抬脚迈出去,映入她眼中的还是上辈子的老熟人,刘博昌。

    这个身是男子,却没有身为男人该有功能的变、态,只能用阴暗手段来折磨女人的废物,此刻对他露出得体笑容。

    刘博昌脸上的温和有礼笑意,在看到顾锦走出电梯时,被她周身不俗的气质所吸引。

    等对方倾国倾城容颜映入眼里,他眸中露出炽热惊艳光芒。

    面对上辈子的老熟人,顾锦缓缓勾起唇角,心情非常好的对他露出一抹笑意。

    她怎么能不开心呢。

    刘博昌穿着严谨的西装革履在此,还亲自在电梯门迎客,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就是今晚的主角。

    甄玲玲是真的要与这个男人绑在一起。

    这个认知,让她心情非常美丽。

    刘博昌被顾锦脸上的灿烂笑容闪花了眼,他咽了咽口水,心道,他玩过的那么多貌美如花的女人,都没有眼前人让他惊艳与心动。

    对方不止拥有一张淡雅脱俗的脸蛋,浑身上下更是溢满不为世俗所染的烟火气。

    淡雅脱俗的气质,不俗的容貌,当真是风华绝代。

    让人恨不得用链子锁起来,珍藏起来,随时把玩。

    在顾锦即将擦身而过时,刘博昌立即上前拦住她,他衣冠楚楚,嗓音温和开口询问:“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刘家的所有亲戚,还有工作上的合作者,他都不曾见过顾锦,若是有见过让他如此心动的人,肯定会牢牢记在脑海中。

    甄家那边,两家关系这几年不错,对于甄玲玲认识的朋友,他也都调查得很清楚,没有如此出色的女孩。

    所以刘博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女孩误入此地。

    面对眼前男人的阻拦,顾锦内心冷冷一笑,晦暗的双眸紧紧盯着他,似是要看到他心底,将他内心的不堪看透。

    美人清冷的眸子直勾勾地望过来,刘博昌心底微动,面上却不显分毫。

    顾锦不开口说话,刘博昌依然保持礼貌友好的笑意。

    他佯装善意提醒:“不知道姑娘叫什么?你是要去其他楼层吧?今天八楼被我们包场了,家中有老人在这里过寿。”

    这番话,若是真的是走错楼层,既让他能博取人好感,又显摆了他不俗的财力。

    却唯独没有提,他也是今晚的主角,在场大多人前来皆因他与甄玲玲的订婚典礼。

    顾锦眉目微挑,漂亮璀璨的眸子中,流露出清冷迫人的光芒。

    她低笑道:“没有错,刘公子今天订婚,还未曾说一句,恭喜。”

    刘博昌眉目微皱,很快又松开,恢复原状。

    他认真盯着顾锦打量,发现对方虽说气质神韵出众,但这张脸仔细去看,莫名有几分熟悉。

    想来想去,突然将眼前女孩的容颜,与今晚跟他订婚的甄玲玲相融合。

    两人气质不同,可模样有那么几分相似。

    初见顾锦时,他第一时间被对方一举一动的气质神韵所吸引,让人自觉忽略她耀眼的容貌。

    “谢谢,是我的疏忽了,不知道姑娘跟甄家是什么关系?”

    刘博昌认定眼前的顾锦,应该是跟甄家有亲戚关系。

    顾锦轻启:“没关系,不熟。”

    低笑声响起,刘博昌让开身体,对顾锦做出请的手势:“来者是客,希望姑娘今晚玩得开心。”

    若是其他姑娘,说不定被他展露出的得体涵养所吸引,可顾锦太了解刘博昌骨子里不为人知的变,态手段。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刘博昌,越过对方,缓缓踏入宴会大厅。

    路过服务生时,从对方的托盘中端起一杯香槟。

    顾锦知道身后有一双直勾勾,让人厌恶的目光盯着她。

    刘博昌在打什么主意,她再清楚不过了。

    前世她身为刘家太太,找上门的女人多到数不清,她们大多都是被刘博昌欺骗,用阴暗不耻残忍地手段折磨。

    如今,对方竟然打上了她的主意。

    这一世脱离苦海,她不再重蹈覆辙,若是有机会,她不介意将前世残留的郁气发泄出来。

    毕竟前世为了躲避,被刘博昌惦记,她可是费劲了很多的心思,虽说她是甄刘两家合作的棋子,可终究是棋子。

    若是没有她刻意躲避,扮丑,刘博昌早就对她下手了。

    目送顾锦的背影涌入人群,刘博昌对不远处的人招了招手。

    “查清楚这个女孩的身份。”

    “是——”

    甄有志跟和玉春正在与人寒暄,他不经意地侧头,一眼就看到缓缓走来的顾锦。

    只因她是现场穿着唯一随性的人。

    若是其他人如此,他定是不悦的,连基本的穿着礼仪都不重视,可见对方不尊重他们甄家与刘家。

    可顾锦是他的大女儿,手里更握着与甄家不相上下的财富。

    光他知道的顾锦在万海市的房产,都加起来足以跟甄家相提并论。

    更不要说,这几年他查到的一些模糊东西。

    他这个大女儿,好像跟四大家族中的人有牵扯,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所以对顾锦与今晚场合不合时宜的穿着打扮,他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PS:这一章2200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