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有志调整脸上的情绪,一脸慈父表情。

    他伸手对顾锦招了招手,想要对方过来。

    站在他身边的和玉春,被他的动作吸引,停下与对面太太的寒暄。

    她顺着丈夫所望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并没有穿晚礼服,而是穿着随意的顾锦。

    面对顾锦这个大女儿,她向来是不喜欢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欢喜之意。

    倒是甄有志,十分开心地对顾锦招手。

    奈何,后者根本不理他,脚步一转,朝甄玲玲所在的化妆间走去。

    她这一行为看在甄有志、和玉春眼中,两人面色纷纷变得不悦。

    直到对面的人出声询问:“这姑娘看着眼生啊,不知道是哪家的?”

    原来站在对面的几人,也顺着甄家夫妇望去,一眼就看到顾锦的身影。

    “一个没教养的野丫头罢了!”和玉春满是不悦地开口。

    甄有志眯起双眼,目光威严地扫了她一眼。

    察觉到他的不悦,和玉春却装作不知,心底对顾锦是恨死了。

    若不是顾锦不回甄家,她的宝贝女儿玲玲又怎么会嫁给刘博昌,这个身为男人却不能做男人的废物!

    甄有志收回不悦的视线,对眼前的几人,满脸笑意地解释:“那是我们的大女儿,因为一些事,那丫头一直在跟我们闹别扭。”

    一太太惊呼出声:“啊!甄老板竟然还有个女儿?”

    他身边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眼底闪过些许深意:“刚刚瞧着,那姑娘的确与甄老板有几分相像。”

    “是呢,尤其是那姑娘的双眼,跟您可是一模一样——”

    面对几人不知真假的说辞,甄有志是被哄的很开心。

    他也觉得顾锦跟他相像,否则怎么会年纪轻轻,就能打拼出与甄家相比较的财富。

    ……

    这边,顾锦之前是看到甄有志的。

    可她懒得应付对方。

    此时此刻,她想要见的是甄玲玲。

    上辈子她这好妹妹,可没少给她使绊子。

    即使她身为甄、刘两家的棋子,甄玲玲也处处看她不顺眼,总是隔三差五的给她找不痛快。

    顾锦在一间房门前停下,抬头望着门口的化妆间三个字,唇角缓缓勾起。

    她伸出手,未曾打一声招呼,推开了房门。

    屋内有七八个姑娘正围绕在甄玲玲面前,七嘴八舌地不知道说着什么,顾锦的不请自来打扰到众人,室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甄玲玲盯着眼前的镜子,看到身后站在门口的顾锦。

    对方的随意穿着,浑身上下释放的气息,十分不讨喜。

    她在对上顾锦似笑非笑的双眼视,那一瞬间,心脏狠狠震撼了一下。

    也许是天生的排斥,也许是淡薄的血缘亲情,也许是顾锦那张貌美风华绝代的容颜。

    有种种说不出的因素,让甄玲玲初次见到顾锦,就打心底的不喜欢,心底充满了排斥的敌意。

    上辈子与甄玲玲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对方一个眼神,顾锦就明白这个还处于稚气的女孩,所有心思都展现在脸上。

    顾锦缓缓踏入化妆间。

    站在甄玲玲身边其中一个姑娘开口:“你是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