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指着坐在镜子前的甄玲玲,漫不经心道:“我来找她,有些事想要单独谈谈,还请几位行个方便。”

    其中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姑娘,盯着顾锦淡雅脱俗的长相,眉眼间闪过浓郁的嫉妒。

    她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指使我们?”

    身边的女孩们跟着附和:“就是,哪来的野丫头,真没教养!”

    “你说什么我们就要做什么吗?当真是自不量力!”

    “什么东西——”

    面对周围的几个姑娘七嘴八舌,嘴上没个把门的,什么脏的都往外喷,顾锦的目光说不出的冷。

    她冰冷地嗓音适时响起:“你们说完了吗?”

    顾锦眼眸中释放出的光芒,是习惯居于上位看人的角度,随意一瞥都带着淡淡的威严。

    几个十八九的姑娘,面对她若有若无的施压,都面色不好看起来。

    尽管顾锦看起来跟她们差不多,可她周身释放的气势,让她们顶不住。

    “说完了,就请滚出去!”

    白裙子女孩,气得脸都红了。

    她又因惧怕顾锦身上释放出的威压,不敢轻举妄动。

    面对顾锦蔑视地光芒,她盯着压迫感开口:“你——”

    “你们先出去吧。”

    这时,甄玲玲开口了。

    她依然没有回头,而是透过眼前额镜子,打量着站在化妆间内的顾锦。

    她伸手将桌上的耳坠拿起,轻轻地戴到耳上,似乎并不为顾锦的到来所动容。

    屋内的七八个姑娘听到甄玲玲开口,纷纷离开了房间。

    在踏出化妆间前,有几道视线颇为警惕地看了顾锦一眼。

    房门被人带上,顾锦抬脚朝甄玲玲走去。

    她并没有看正在带耳坠的甄玲玲,而是站在化妆台前,望着桌上珠光宝气的首饰。

    前世,她也曾与刘博昌订过婚。

    当时她的订婚礼,虽然也如今日这般热闹,却远没有甄家对甄玲玲的重视。

    只看眼前这些价值几十万的首饰,与她身上穿得价值不菲精细礼服,就能看出甄有志跟和玉春对她的重视。

    不管是前生今世,有些事依然没有改变。

    即使甄家把甄玲玲当做棋子送到刘家,可甄有志,和玉春依然对甄玲玲这个女儿十分宠爱。

    顾锦拿起桌上的一只黑管,外表没有什么花纹的口红。

    将其打开,露出里面大红颜色。

    捏着手中的口红,顾锦缓缓转身。

    扫了一眼化着精致妆容的甄玲玲,拿着口红的那只手,朝对方缓缓伸去。

    甄玲玲微眯起双眼,一动不动地望着顾锦。

    直到唇上被微凉的口红触碰,她眼眸微颤,极力克制着想要后退的行为。

    顾锦认真且温柔地,为她涂抹着艳丽的口红。

    她动作快速,很快涂抹完。

    顾锦站在甄玲玲身后,望着镜中的姑娘,红唇微勾:“真漂亮。”

    甄玲玲望着被顾锦涂抹的口红,眼底闪过厌恶之色。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勾起与顾锦相似的唇角:“我是不是要喊你一声姐姐?”

    顾锦低笑一声:“这声姐姐,担不起。”

    她顺手把口红放到化妆台前,身体轻轻倚在桌上,目光淡淡地望着甄玲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