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笑够了,目光怜悯地看了一眼甄玲玲。

    在对方愤怒的注视下,她缓缓朝对方靠近。

    她凑近甄玲玲的耳边,语气夹杂着笑意:“啧啧……抢走属于你的一切?我看你是脑子积水了?”

    不等甄玲玲开口,顾锦接下来的话彻底把她镇住。

    只听顾锦似笑非笑道:“一个连男人都算不上的废物,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抢?”

    甄玲玲本来不屑高高在上的神态,因她这一句话瞪圆了双眼,她眼底露出愤怒的屈辱与狼狈,种种不堪齐齐涌上心头来。

    她的身体都不自觉地发抖,声音更是发哑:“你,你竟然知道!”

    顾锦缓缓退开,满脸无辜:“知道什么?”

    “你就是知道!”甄玲玲万万没想到,顾锦竟然知道刘博昌是个废物。

    是不是正是因为她知道,所以这几年来一直拒绝回甄家?

    此刻她在顾锦面前,就如同被扒光了衣服,她所有不堪的一面全部在这个让她嫉妒,仇恨,甚至打心底瞧不上的顾锦面前展露出来。

    这让她备受屈辱,如同一个小丑被人取乐,她一颗心不断下沉。

    甄玲玲目光阴晦地盯着顾锦,咬牙切齿道:“你今天来,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

    顾锦眉目轻蹩,轻轻摇头,一脸不认同:“怎么会呢,我时间很宝贵的。”

    潜意思是没有必要为了看你的笑话,而浪费我这么宝贵的时间。

    “那你究竟是来干什么?你想要回到甄家了?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了,既然你之前不回家,以后你都进不了甄家的大门,你就是个贱人!”

    甄玲玲突然狂躁起来,她面容扭曲狰狞,随手抓起桌上的化妆品朝顾锦扔去。

    顾锦又怎么可能在原地,任由她所为。

    她快速移动身体,那些被丢落的化妆品并没有沾染她一片衣角。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扫了一眼身后的门,她唇角勾起淡淡地笑意。

    “滚!你给我滚!”甄玲玲歇斯底里地怒吼。

    她彻底失态了。

    在顾锦说出刘博昌是个废物时,甄玲玲的所有高傲,就像被人踩在脚底下摩擦。

    她如何能忍受这样的事。

    她甚至猜想,顾锦都知道了,那么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

    他们会如何看她?

    会不会暗地里嘲讽她,拿她当茶余酒后的谈资?

    想到那些可能,甄玲玲心底的怒火不断升起。

    她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顾锦身上。

    若不是她,今晚一切都会风平浪静。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安好心,她就是来嘲讽她,看她笑话的。

    现在的一切,都本该是顾锦承受的。

    想到这里,甄玲玲怒视顾锦的目光,跟见了杀父杀母的仇人,分外眼红。

    “都是你这个贱人的错,嫁到刘家的人本该是你!”

    甄玲玲再次随手抓起桌上的化妆品,朝顾锦扔去。

    顾锦身手敏捷,自然不会被她击中。

    但接二连三被人扔东西,顾锦脸色渐渐沉下来。

    甄玲玲说到了她的痛处。

    的确,前世嫁到刘家的人是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