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她做了甄、刘两家二十五年的棋子,最后被丢弃,落个两家无人为她收尸的结局。

    若不是有安明霁,她可真是死无丧身之地。

    想到前世那二十五年的折磨,那些被人随意当做棋子丢弃的经历,顾锦一双美眸中展露出低沉冰冷光芒。

    她望着对面几近疯狂的甄玲玲,唇角弯起一抹邪气的弧度,浅黑的眸子清冷迫人:“甄玲玲,我今天来主要是有句话要送给你。”

    甄玲玲仇恨地怒视她,面容狰狞而狠绝。

    “你滚!”

    她拒绝再被顾锦刺激,想也知道对方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顾锦悦耳地嗓音缓缓响起。

    “甄玲玲,你的地狱生活才刚刚开始,地狱欢迎你。”

    话落,她转身离去。

    顾锦离去的背影有说不出的优美,身上像是染上了一层柔和温暖光圈,让她闪烁着耀眼光芒。

    这一刻的顾锦,就像丢弃了什么,整个人身上再无以往时不时笼罩的阴郁。

    她的背影看在甄玲玲眼中,只感觉到对方高高在上的姿态,还有嘲讽与蔑视。

    还有顾锦刚刚的话,什么地狱欢迎她。

    就算是今天她与刘家绑在一起,就算刘博昌是个废物,她日后的日子也是风光无限,岂容一个从小小乡下丫头瞧不起。

    心底的怒意升起,让她想要发泄。

    扫了一眼桌上的水杯,甄玲玲抬手拿起朝顾锦的背影丢去。

    顾锦的手已经摸到了房间的门,她刚打开房间门,就听到身后空气中的风微动声。

    就像是身后长了一双眼睛,在房门打开的瞬间,顾锦轻轻一侧身,躲避了这一击。

    “啊!!!”

    “啪!”

    女人地尖叫声,与玻璃落在地面上的清脆声,一前一后响起。

    站在门外的女人,却没有顾锦这么好运。

    之前在房间内的白裙子女孩,刚要打开化妆间的房门,门都从里面打开。

    然后,她眼前闪过一道残影。

    玻璃杯子以让她措手不及的速度,落在了她干净的白裙子上。

    被杯子砸中的地方生生的疼,干净的裙子也变得脏兮兮的。

    顾锦站在门内,双眼含笑地欣赏眼前这一幕。

    “甄玲玲!”

    白裙子女孩家世也不俗,被人如此对待,她瞬间变了脸。

    甄玲玲也在怒头上,她刚要开口,就看到站在白裙子女孩身边的男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与她订婚的刘博昌。

    看到这个男人,甄玲玲不知道为何,竟是第一时间去看顾锦。

    只见后者看都没有看刘博昌一眼,她抬脚越过白裙子女孩,干脆利落地离开房间。

    “这位姑娘,还请留步。”

    刘博昌地声音随之响起。

    顾锦脚步不停,像是没有听到身后地声音。

    刘博昌快速看了一眼化妆间脸色狰狞,神色稍诡的甄玲玲。

    他眼底闪过复杂的光芒,快声道:“马上到时间了,你整理一下就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话说完,他转身就去追顾锦。

    这一幕看在甄玲玲眼中,她没有任何嫉妒,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甚至闪过莫名神色,就像是发现了稀奇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