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虽然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仔细看她的眼底,却是半分笑意也无。

    她声音淡淡道:“我知道你是谁,刘公子不在楼上陪你未婚妻,找我来做什么?”

    面对美人笑颜相对,刘博昌心底有些蠢蠢欲动的心思。

    眼前的美人是真的美啊!

    美到一举一动都有着勾人摄魄的魅力,让他骨子里都透着酥与麻意。

    刘博昌克制心底作祟的阴邪心思,他站在顾锦面前,面上温和道:“初次见面,还没好好招待你就这么走了,还以为是我们刘家待客不周到,顾小姐不如留个联系方式,下次有机会我再好好招待你?”

    即使刘博昌再掩藏,他盯着顾锦眼底露出的阴邪光芒,还是有那么一两分无处可藏。

    顾锦闻言低笑出声,清脆悦耳地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讥讽。

    眼前的男人她太过了解,对方的言行举止,她太清楚什么意思。

    前世,她没少给刘博昌收拾尾巴,那些被他玩过的女孩,哪一个不是年轻长得漂亮。

    这些女孩有一个通病,就是好骗。

    她们在得知刘博昌的真实面容时,再想要逃离却已无机会。

    知道她们被一次次折磨,满身伤痕,对于刘博昌来说在没有新鲜感后,她们结局无非是刘家用钱打发。

    此时此刻,刘博昌对她的套近乎,还有双眼中泛着让人作呕的颜色,盯着她如同猎物一般的光芒。

    顾锦知道,这个男人盯上了她。

    想要把她变成,曾经那些被他折磨的女孩一样。

    顾锦眸中泛着冷意,语调一如之前平淡:“刘公子,我跟你不熟,以后也不想要有任何牵扯,所以不必套近乎。”

    “怎么会,你是甄家的人,更是玲玲的姐姐,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就该多联络一下感情。”

    刘博昌并没有被顾锦的冷淡打退,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盯着顾锦的目光,如同已经被他圈进领地的猎物。

    对方狼子兽心的注视被顾锦尽收眼底,她面色不禁难看了几分。

    这刘博昌还真的是敢。

    知道她的身份,还对她动心思,当真是……禽兽不如。

    不,说他是禽兽都侮辱了这个词。

    明明没有能力,却依恋着变-态的手段,另求偏门刺激的方式,来宣泄他不堪的谷欠望。

    比之畜牲都不如。

    顾锦声音冷了几个度:“刘公子,你可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跟刘家不熟,跟甄家也不熟,以后也不想要跟你们两家有任何牵扯,所以麻烦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她这态度,着实刺激到了刘博昌,对方脸色不由一变。

    他没想到顾锦长得挺美,看起来也柔柔弱弱的,可这张嘴倒是利得很。

    好半天,刘博昌才调整好夹杂着怒意的面容,硬是挤出几分笑意:“可能是你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就是想要跟你交个朋友,没有别的意思。”

    “听不懂人话?”顾锦淡淡扫了他一眼,眉眼间皆是嘲讽。

    刘博昌还从没有被人如此对待过,他接触的人群个个脸上带着面具,即使是彼此不喜,也能笑着从容交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