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男人若是无故消失,阿锦一定会察觉到什么。

    之前看到阿锦对这个男人放水,他就知道其中可能会有什么牵扯。

    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下,他不会贸然出手。

    若是不能抹除对方的存在,那么他在背后做什么,倒也无伤大雅。

    看刘博昌如死狗一样蜷缩在地,安明霁再次抬脚朝他踹去。

    “啊啊啊!!!”

    这一次,安明霁是挑了,对于男人来说——

    可以说是非常脆弱,也最为致命疼痛的地方袭击。

    刘博昌双手护着下,身被踹的地方,发出撕心裂肺地痛呼声。

    安明霁眸光一片平静,嗓音也一如之前平淡:“敢动我的女人,当我是死的?”

    话落,他再次下脚。

    这一次,他是隔着刘博昌的手踹去,再次加重了对方的伤势。

    “啊啊啊!!!”

    “我错了!!啊啊……饶了我吧!!是她主动勾引我的!!!”

    听到对方求饶,安明霁已经算收手。

    对于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没有反抗的人下手,他并不会有任何成就感。

    然而,对方最后一句话,听在安明霁的耳中脸色不由骤变,他眸中迸射出阴鸷冷厉的危险光芒。

    盯着刘博昌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安明霁在刘博昌的面前蹲下-身,眸光一片冰冷:“你可是真敢说。”

    他伸手,拎着对方的头发,拽到眼前。

    然后快速朝地面上砸去。

    刘博昌的脸着地,脸上立马见了血。

    安明霁连续不停地重复动作,发泄心底的滔天怒意。

    直到手中的人已经奄奄一息,这才罢手。

    听到有人往这边走来的脚步声,他将口中发出微弱求饶的刘博昌丢在地上,缓缓站起来。

    他没有再威胁刘博昌什么,转身面色阴沉离去。

    多多见证了主子残暴一面,老老实实跟在安明霁身后。

    一人一狼,很快消失在现场。

    “啊啊啊!!!杀人了!!!”

    前往停车场的几名男女,很快看到了满头是血的刘博昌,还有在趴在他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意识不知生死的六人。

    女人看到这一幕,发出了尖叫声。

    有人认出趴在地上的刘博昌,正是今晚甄刘两家订婚的其中主角之一,赶紧跑去通知人。

    已经坐进车内的安明霁,冷眼看着不远处的一切。

    他面色阴沉,眸中的凶光不曾散去。

    “少主。”

    今晚充当司机的艾伦,将一条白色帕子,送到坐在后座的安明霁面前。

    后者接过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指。

    直到擦拭干净每一根手指,安明霁落下车窗,将帕子随手丢出去。

    “回家。”

    “是,少主。”

    豪车在不远处的慌乱场面中,缓缓行驶离去。

    ……

    开车回到家的顾锦,没有看到安明霁的身影,就连多多也不见了。

    她问为她开门的卡西:“小安跟多多呢?”

    卡西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恭敬开口:“少主带多多下楼去放风,应该差不多快回来了。”

    顾锦点了点头,上楼回了卧室,脱了身上沾染着香水,烟味的衣服,去了浴室冲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