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换了身居家服下楼,听到楼下传来的动静。

    有多多地低嗥声,其中还夹杂着少年愉悦笑声。

    顾锦下楼,看到在客厅中的一人一狼正在玩耍。

    小安拿着被绳子绑着的球,在逗多多。

    多多想要咬住球,奈何每一次速度都快不过安明霁,只能不断地扑来扑去。

    因为够不到球,气愤得它时不时发出低嗥声。

    安明霁坐在楼下,第一时间察觉到顾锦的视线。

    他抬头,一双含着笑意的眸子望去。

    正是他这一分神,多多很快咬到了球。

    “嗷呜嗷呜——”

    它叼着球发出胜利地声音。

    顾锦站在楼上看到这一幕,笑着走下来:“回来了?”

    安明霁双眼含笑弯起:“嗯,阿锦回来的也好早。”

    顾锦随意地坐在沙发上,耸了耸肩:“就是去打一个照面,解决一些私事。”

    前世那二十多年的折磨,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今晚过后,一切都将重新翻篇。

    那些曾经压抑在她心底的沉重东西,再也不会为她带来任何影响。

    安明霁非常知趣,没有问她解决什么事。

    他已经派了艾伦去查刘博昌,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顾锦也不想将前生今世与甄刘两家的纠缠,告知眼前的少年。

    她转移了话题,问安明霁:“过几天国色天香代言人试镜,你要不要去看看?”

    “你要去吗?”安明霁问。

    顾锦摇头:“不去,这一次是初选,全权交给了杰哥,等最后敲定人选的时候我再去看看。”

    “那我也不去。”安明霁十分干脆地拒绝。

    阿锦都不去,那他去也是浪费时间。

    听他毫不犹豫地拒绝,顾锦笑了:“我看你最近无聊,想着让你过去玩一玩。”

    这话一出,安明霁神经立刻绷紧,面上却一副不显山露水模样。

    他第一时间怀疑,是不是阿锦今晚发现了他的存在。

    这番话故意说给他听的?

    顾锦没有察觉到少年情绪绷紧,与心底的慌乱。

    她扫了一眼叼着球,趴在安明霁脚边玩的多多,又说:“你一个人的时候,很少带多多出去放风,今个竟然带它出去遛弯,可见你是真的无聊了。”

    以前,两人大多一起带多多放风,若是顾锦没时间,安明霁几乎从未单独带多多出去过。

    即使多多再闹再折腾,他也是将它扔给卡西带出去。

    本来还在慌乱,心底已经想了多个借口的安明霁,听顾锦这话一出,心底狠狠松了口气。

    他指尖轻轻摩擦着,声音随意而慵懒:“这不是今晚多吃了碗饭,正好下楼消消食。”

    顾锦抬眸,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

    她脸上露出的表情,分明是不信。

    心底依然认定,他就是无聊了。

    安明霁没有反驳,只要阿锦没发现他今晚跟着去了圣诺酒店就好。

    其他,无所谓。

    顾锦心中计划着,哪天带安明霁出去玩一玩。

    她听说南偭那边有场玉石原料交易会。

    也许可以带他去转一圈。

    只是——

    敏敏就是在南偭那边牺牲的,她心底有些排斥那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