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个可能,顾家杰蹭地一下站起来。

    他捏着宋茵茵的资料,愤怒地扔到被淘汰的那一摞资料里。

    顾家杰冰冷夹杂着怒意的眸子,直射站在屋内中央无措的宋茵茵,冷冷道:“滚出去!”

    老板发怒,在场众纷纷心下一激灵。

    就连满头雾水的宋茵茵,也心下诚惶诚恐。

    她不明白老板为什么用这种杀人的目光怒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

    虽然她很想要国色天香的代言,可对比眼前老板的滔天怒意,她屁滚尿流地跑出去。

    “嘭!”

    房门被宋茵茵嘭地关上。

    顾家杰收回视线,扫向程世恩与在场其他高层:“刚才那个女人,若是不影响公司的利益下,可以直接跟她解约,我不想再看到她!”

    “那可不行!”程世恩第一个反对。

    笑话!

    宋茵茵是《为女则刚》的女主角之一,若是现在跟对方解约,那他之前费劲巴列拍摄出来的东西都打水漂了。

    顾家杰望着出声的程世恩,非常好脾气地问:“为什么不能解约?”

    后者把宋茵茵现在拍摄的电影,还有最近她身后明显有人捧,拿到不少资源的事告知。

    得知宋茵茵背后有人,顾家杰眉头紧皱,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海哥。

    他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拨到海哥那里。

    电话很快被人接起。

    “喂,家杰?”

    顾家杰也没跟他打迂回战,直接开口问:“海哥,你是不是跟一个名叫……”

    话说到这里卡顿了一下。

    他忘记刚才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顾家杰把刚刚随手丢在一旁的资料拿起来,扫了一眼名字,继续道:“海哥,你是不是跟一个叫宋茵茵的女人走得很近?”

    裘强海那边沉默了几秒。

    很快从电话声桶内,传来对方毫无情绪地冰冷声调:“有过几次接触,现在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若说他们之间有关系,那也是之前的雇佣关系。

    自从那天,宋茵茵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裘强海就让下面的人把她打发了。

    顾家杰眉目微皱,海哥这话的意思还是跟宋茵茵有牵扯。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也只无奈道“行,我知道了。”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顾家杰心里不太舒服。

    他刚刚见过宋茵茵,也清楚她是最像敏敏的。

    以往在裘强海身边,那些跟敏敏某些地方相似的女人,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排斥。

    这次却不同,他打心底厌恶宋茵茵这个女人,可能是因为她是最像敏敏的。

    裘强海听出他语气中的无奈,惆怅,还有那丝丝不爽。

    他隔着电话深深叹了口气:“家杰,以后我不找了,她们都不是她。”

    声音低沉,溢满了疲倦与哀痛。

    顾家杰神情微楞,他听懂了海哥的话。

    她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的确,这世上任何人,长得再像敏敏,可她们都不是她。

    好半晌,顾家杰对着电话轻声道:“好。”

    电话那端又传来一声低叹,随之电话被挂断。

    PS:昨天今天发的都是之前的稿子,并没有糊弄大家的意思。我父亲重病,抗癌六年多,过程很痛苦,尤其是现在到了最后阶段,这一个多月来他没办法进食,每天靠输营养液,打吗,啡止痛,看着他每天那么痛苦,没精力再码字,为人子女我要在最后的时间多陪陪爸爸,

    这个月更新乱七八糟,以后会整理。从今天开始停更,知道大家等更新,催更新,我很抱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