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黑色鞭子的保镖走到刘博昌面前,将其递给对方。

    接过手下送上的鞭子时,刘博昌浑身的气场变了,阴邪,嗜血,兴奋齐齐涌上来。

    他目光阴沉地盯着甄玲玲,眸中有说不出的狠意。

    这时的甄玲玲终于发觉气氛不太对。

    她回头去看刘博昌,一眼就看到对方手中的鞭子。

    想到了某些传闻,她眸中瞳孔猛地骤缩。

    瞧出她脸上的不安情绪,刘博昌拎着鞭子,迈着缓慢地脚步朝甄玲玲走去。

    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甄玲玲,就像是盯着送到虎口的猎物,目光说不出的渗人,脸上露出不正常的兴奋之态。

    “你想要干什么?”

    甄玲玲不由自主地后退,脸上已经显露出几分惧意。

    刘博昌对她低笑一声,认真打量着她的脸,还时不时地点点头:“仔细看,你还真长了一张与甄家大小姐相似的脸。”

    这话听在甄玲玲耳中,瞬间炸了。

    她双手握紧了拳头,怒声道:“我才是甄家的大小姐,从来不是我像谁,是她像我!”

    甄玲玲如何不明白,刘博昌是在说顾锦。

    刘博昌又笑了一声,像是纵容。

    这笑声听在甄玲玲耳中却异常恐怖。

    只因她看到刘家保镖,打开了他们从房间提出来的箱子。

    看到里面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虽然她不曾接触过,可也知道它们是怎样的存在。

    这都是变-态的人才会玩的东西。

    刘博昌走到甄玲玲面前,用手中的鞭子手把,轻轻抬起她精致的下巴。

    他声音冷酷道:“进了这间屋子你就不要想着能走出去,在这里我才是王,而你只是我的一条狗,我让你跪你就跪,我让你爬你就得给我爬,听懂了没?”

    甄玲玲瞪大了双眼,似是被他这一番话打击到。

    好半晌,她颤抖道:“不要,我不要!你就是个变-态!”

    “哈哈哈哈——”

    甄玲玲脸上的惧怕,还有毫无底气的反抗,看在刘博昌眼中,他肆意地笑了。

    笑得狂妄而恐怖,还有丝丝满意。

    待他收声后,盯着甄玲玲的目光中,流露出浓郁的嗜血光芒。

    他一字一句冷声道:“不听话的狗,就该好好管教,现在我对你真的很期待。”

    “呸!去死吧你!”

    甄玲玲朝刘博昌脸上吐了一口,转身就朝房门跑去。

    她要逃,离开这里!

    而房门处,早有两个保镖看守,只为防止她要逃跑。

    在她冲向房门时,被两个保镖快速禁锢。

    站在身后的刘博昌,伸手抹了一把脸,脸色阴沉可怖。

    他握着手中的鞭子,在极力地颤抖着,像是在压制什么,又像是在兴奋。

    两个保镖将禁锢的甄玲玲,压到刘博昌的面前。

    甄玲玲不甘的怒吼着:“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家!你们这群疯子,这群变-态!”

    “啪!”

    啪地一声,在房间内响起,打断了甄玲玲的怒吼声。

    鞭子抽在人身上的声音响起,房间一瞬间陷入了安静。

    甄玲玲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到胳膊上被鞭子触碰过的地方,泛起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