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那么刺目,让人看了眼疼。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打过她。

    甄玲玲清楚她被人打后。

    疼痛,随之而来。

    “啊啊啊啊——”

    她撕心裂肺痛呼出声。

    这痛不欲生地嘶吼声,彻底激怒了刘博昌。

    或者说这是打开了,他的兴奋大门的钥匙。

    他不自觉地舔-了-舔-唇,再次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每一鞭子落下,都伴随着甄玲玲凄惨叫声。

    不得不说刘博昌的鞭法很好,两个保镖控制着甄玲玲,他每每挥出的鞭子,半点没有伤及到保镖。

    甄玲玲被打的很惨,除了最初地叫骂声,现在她只剩下哭求声。

    “饶了我吧,放过我——”

    刘博昌收起鞭子,他缓缓走到甄玲玲面前。

    鞭子手把将她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托起,刘博昌怜惜道:“哭得真是可怜。”

    甄玲玲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对他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饶了我吧,好疼,好疼啊!”

    一只大手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珠。

    刘博昌无奈道:“好姑娘,这么刺激的事,我们应该是互相来享受的,你怎么能求饶呢,而且我们之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不要!我不要!你放我回家,我要找爸妈,我要回家——”

    甄玲玲惊恐退缩身体,奈何刘家保镖用力压制她,她半点动弹不得。

    “啪!”

    不等她话说完,鞭子再次落下。

    “啊啊啊!!!”

    刘博昌居高临下地站在甄玲玲面前,他声音冰冷阴邪:“回答我,你是谁?”

    甄玲玲除了哭,就是求饶,根本没有回答他问题。

    她不回答,刘博昌就继续抽打她。

    直到数鞭落下,甄玲玲终于熬不住。

    “我是、是甄玲玲。”

    “啪!”

    这一鞭子更加狠,把甄玲玲身上的裙子都抽成了布条。

    “告诉我,你是谁?”

    甄玲玲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满脑子都在想正确答案。

    她又一次出声:“啊啊啊,我、我是你的未婚妻。”

    “回答错误!”

    “啪!”

    鞭子再次落下。

    甄玲玲之前被抽坏的裙子位置上,被刘博昌以一种刁钻的手段,直接被鞭子抽成碎片。

    衣服碎片缓缓落地,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色。

    刘博昌虽不满意甄玲玲的回答,这一次却好心的提醒她。

    他对甄玲玲声音冷酷道:“记住,你是我的一条狗。”

    被打痛的甄玲玲立即点头:“是,我是你的狗,是你的狗。”

    刘博昌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脸上露出满意神色。

    他心情很好道:“既然是狗,那就叫两声来听听。”

    甄玲玲抱着满身伤,颤抖着身体,哭得绝望而凄惨。

    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到她的出声,刘博昌站起来,准备再次挥鞭子时,她终于出声。

    “汪、汪汪——”

    声音虽小,刘博昌与周围的刘家保镖,还是听到了她地声音。

    刘博昌咽了咽口水,他浑身颤抖着,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润。

    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地方,他用力咬了咬牙,把手中的鞭子随手扔到地上,朝那几个被打开,装着稀奇古怪的箱子走去。

    PS:今天开始恢复更新。我父亲最终还是没有战胜病魔去世了,谢谢大家的记挂。恢复更新后我会慢慢调整好心态,尽量每天稳定更新。

    大家若是有时间多陪陪家人,他们陪伴我们的时间太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