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特卫里面的所有安保人员,大多都是退役下来的人。

    他们个个拥有一身诡异的好身手,大多与社会脱节,工作也没有安排。

    在天龙特卫是为了养家糊口,他们也不容易。

    安明霁还也知道顾德浩即使退役,也依然游走在危险边缘。

    西部,那可不是安分的地方。

    他能想到,顾锦也能想到。

    她脸上的担忧神色被安明霁看在眼底,他停下擦拭头发的动作,把毛巾随手放到一旁的桌上,走到顾锦的身后,将人轻轻虚揽入怀中。

    这动作他做的自然而习惯。

    “阿锦姐姐不用担心,顾伯父不会有事的。”

    顾锦没有因他这过度亲密而排斥,甚至还放松地靠在他怀中。

    她轻叹道:“希望如此吧。”

    安明霁借着顾锦放松之际,深深地嗅着她身上的清香气息。

    顾锦并没有伤感太久,她知道顾德浩吃的就是这碗饭,知道他手底下一大帮兄弟要养。

    她也自信,对方要是真出什么事,只要留有一口气在,她有能力保下对方。

    想到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安凤,顾锦伸手戳了戳安明霁的腰。

    “放开,跟你说点事。”

    在她出手的那一刻,安明霁就十分乖巧地放手。

    有些事过犹不及,他懂。

    少年唇角微勾:“说什么?”

    顾锦转身,一双漂亮的眸子,欣赏着眼前出浴的美少年。

    不得不说,她家崽真的是太帅了。

    这张眉目如画的俊美容颜,皮肤好的是一点瑕疵都没有,就连女人看了都不由心生羡慕。

    顾锦收起眼中的惊艳,声音肃穆:“昨天我去看了安奶奶,她气色不太好,估计大限将至,你去劝劝她搬到我们这里住吧。”

    提起安凤,安明霁眼底闪过伤感。

    他如何不知,姨奶奶的大限将至。

    每天他都会去看她,对方的身体已经是一天不如一天。

    他也不是没有劝过对方搬过来,跟他们住在一起,有什么事也能第一时间出手。

    生怕姨奶奶一觉睡过去,他派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守着她,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知他。

    安明霁伸手揉了揉眉心:“姨奶奶不会过来的。”

    “为什么?”

    顾锦很好奇,到了这时候,安凤为什么这么固执。

    这也同样是安明霁想知道的。

    安凤一次次不同意,他就问了她身边,一直寸步不离身的达尔文家族管家。

    对方将缘由告知,他这才知道,在姨奶奶所住的房间内,竟然有上一任达尔文家族族长的骨灰。

    上一任达尔文家族族长,也就是安凤的丈夫,是他的姨爷。

    按理说,这个家族的族长骨灰不该出现华国。

    他知道的时候,也非常震惊。

    听管家的解释后,他才明白那个未曾见过面的男人,对姨奶奶的感情之深厚。

    对方知道安凤是华国人,早在他生前,就嘱咐过身边的亲信,安排了他百年之后的事。

    为了防止安凤死后,会想着葬在国土上,特特吩咐过管家,无论安凤在哪,他的骨灰都要常伴对方身边。

    顾锦不知道其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